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漫威之我是店主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DC08 来源:飞卢小说网

南霁趁着刘总认怂,总算顺利从酒吧逃了出来,她本来想用剩下的二百块钱,去附近买点东西吃。

结果一摸口袋,空空如也,钱包丢了。

“……”

不用说,绝对是刚才急中生乱,落在了风暴酒吧。

酒吧人来人往,很难说钱包还在不在那里,就算运气好被人捡到了,她也不敢再回去拿。

万一那个肥头大耳的刘总还没走怎么办?她就相当于撞枪口上。

无奈之下,她只能步行回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养父李勇正站在门口抽烟,烟雾缭绕。

李勇那双色眯眯的三角眼,一盯住南霁就不舍得挪开。

他笑:“放学了?”

“嗯。”

南霁绕过他进了门。

客厅里,养母赵红芳和姐姐李晨曦,正坐在桌前喝着刚煮好的银耳雪梨水。

说是养父母,其实她跟这夫妻俩,也只相处了三年。

唯一的交集,就是有张沙发可以给她住,偶尔有顿饭可以给她吃罢了。

“呦,南霁回来了?”赵红芳眼皮子一抬,很不走心地招呼,“你最近回来得越来越晚,下次记得早一些,否则我煮汤也不敢煮你那份。”

她随手斟了碗白开水,放在了南霁面前。

说什么胡话,反正从来也没煮过她那份。

南霁在桌前坐定,把碗往前一推。

“谢谢阿姨。”

赵红芳的语气里,带了几分明显的炫耀:“知道吗?你姐的设计图得了全校第一,就要送往全市参赛了,这可是件喜事!”

察觉到南霁投来的视线,李晨曦舀了一块雪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没有抬头。

南霁单手托腮,似笑非笑:“噢,那还真是件大喜事。”

赵红芳连连点头:“可不是嘛!”

“不过巧了,晨曦的那张礼服设计图,我电脑硬盘里,也有张一模一样的。”

“……”李晨曦终于斜眼瞥过来,“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我抄袭你作品?”

“我什么也没说,你也别急。”南霁慢条斯理回答,“但你的真实水平怎么样,心里总该有点数。”

“我的水平比你好多了!”

李晨曦最沉不住气,当场拍了桌子。

“曦曦,跟妹妹客气点。”李勇掐了烟走过来,很自然把手搭在南霁肩膀上,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南霁,曦曦不懂事,别往心里去。不就是一幅破画吗?她拿去用就用了,回头叔叔补偿你。”

他身上烟味浓重,手指被烟油染得焦黄,总喜欢有意无意在她衣服上摩挲着。

南霁不动声色,把椅子往旁边挪了挪。

“什么用就用了?那本来就是曦曦自己的作品,得奖也是曦曦的本事。”赵红芳显然不高兴,浓妆都盖不住锅底黑的表情,“南霁,你姐姐怎么招惹你了?你往她身上泼脏水,心里过得去吗?”

南霁纳闷反问:“实话实说,有什么过不去的?”

“……我了解曦曦,曦曦不会做这种事。”

“对,谁能证明那张图是你原创?”李晨曦仗着有亲妈撑腰,格外的理直气壮,“我看你是嫉妒我得了全校第一,故意找茬吧?”

南霁淡淡地看着她,唇角微弯:“我可没有像你一样,把我的照片藏在课本里,用记号笔画个乱七八糟。”

“……”

“看来那不算嫉妒,顶多算是涂鸦爱好,对吧?”

李晨曦咬牙,反唇相讥:“我有什么可嫉妒你的?嫉妒你勾三搭四,把高三男生们搞了个遍?”

南霁恍然。

“噢,我知道了,高三那个叫霍晔的,你厚着脸皮追了他很久?”她冷笑着,“可霍晔前天刚给我送了花,他正眼不肯看你,你面子上挂不住,就来咬我了?”

李晨曦恼羞成怒,下意识提高音量:“霍晔他就不可能看得上你!玩玩而已,你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傻子都知道,你和你那狐狸精的妈一样,不是什么好货色!”

南霁脾气从来都不好,平时这家人明里暗里挤兑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她得过且过也就算了。

但攻击到她已经去世的母亲身上,她是绝对不会忍的。

她手腕一倾,于是整碗白开水一滴没浪费,全都泼在了李晨曦的头上。

李晨曦尖叫一声,“腾”地从椅子上蹿了起来。

赵红芳那副假惺惺的面具也撑不住了,登时气急败坏:“南霁!你干什么?!”

南霁把碗放下,表情很冷淡:“教她做人。”

“我是她妈,用得着你来教?”

“但看起来,阿姨您教得毫无效果,否则她的嘴也不至于这么脏。”

眼看着赵红芳不依不饶就要开骂,李晨曦甚至还打算与南霁撕扯,李勇赶紧过来拦住母女俩。

他摆出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笑眯眯拉住南霁的手臂。

“乖,别生气,刚才是曦曦说错话,我替她给你道个歉。”

李晨曦难以置信:“爸!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是她先泼我水的!”

“李勇!”赵红芳怒火上头,恶狠狠推了李勇一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什么东西!当初你就打南倩主意,现在又开始琢磨她闺女了是吧?”

李勇脸色一沉:“臭婆娘你别胡说八道!”

“我胡说?有本事你别动歪心思!曦曦说得没错,这姓南的娘俩没一个省油的灯,大的未婚先孕被抛弃,小的继承了狐媚基因,继续祸害别人家庭!”

南霁忽然甩开李勇的手,嫌弃地掸了掸衣袖。

她瞥向赵红芳:“你自己没本事看住老公,就拿条狗链把他拴起来,赖得着别人吗?”

赵红芳气得骂:“白眼狼,果然没爹的小野种就是不长良心!亏得我这三年供你吃穿供你学费,我养条狗都比养你强!”

南霁端起桌上的水杯,作势要泼。

赵红芳警惕后退,顺便把李晨曦护住。

“……我妈当初给了你十万,一大半你都拿去添置首饰了,庆华的学费一年才三千,我也吃不了你几口饭,况且我还兼职——剩下的那些钱,足够你们全家添口棺材。”

说完这番话,南霁撂下水杯,拎了书包转身就走,没再理会赵红芳和李晨曦在身后骂骂咧咧。

这里她真是呆够了。

*

南霁的母亲叫南倩,曾经是个眉清目秀的美人,也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但她没有名分,至死都背负着风言风语,说她是想傍上富贵人家未遂,最后还带了个拖油瓶。

所以南霁也有个标签,叫“来路不明的私生女”。

在南霁的记忆里,六岁以前,偶尔会有个男人来看望自己和母亲,但对方的样子,她记不得了。

六岁之后,她就随母亲搬离了阳城,定居照城。

南倩打零工,独自抚养南霁八年,直到在南霁十四岁那年去世,不得已将其托付给李勇和赵红芳夫妇,并把自己的十万积蓄,全给了赵红芳。

赵红芳算是南倩在这座城市唯一的朋友,南倩性子单纯和善,总是太容易相信别人,她觉得赵红芳会善待南霁。

但其实,南霁寄人篱下的这三年,受尽了钝刀子和软钉子,没有一天顺心过。

就连上高中这件事,依她的中考成绩,原本可以去更好的学校,但因为学费便宜,赵红芳硬是把她和自己的学渣女儿,一起塞进了庆华,美其名曰“姐妹作伴”。

她不认为自己欠了李氏夫妇什么人情,今晚彻底撕破脸,她反倒松了口气。

就算露宿街头,也比回去看那一家子垃圾要好得多。

……可钱包丢了这件事,身无分文,终究是有些棘手。

好在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她联系了闺蜜狄瑟瑟。

狄瑟瑟是单亲家庭,哥哥在外地上大学不回家,父亲又恰好出差了,所以暂时能收留她一晚上。

听完她的遭遇,狄瑟瑟愤怒一拍书桌,表情奶凶。

“我早就知道,你那个姓李的便宜姐姐不是好东西!”

“她不是我姐,垃圾罢了。”南霁坐在旁边吸溜着牛奶,尖尖小牙用力咬着吸管,“但我没在考虑她,我考虑的是钱包的问题——我的身份证和学生证,都在里面。”

“身份证可以补办,学生证你去学工办,带张一寸照片,再填个表格就行了。”

“唉。”南霁叹气,“钱包里还有二百块钱,我最后的生活费。”

酒吧的工作一丢,她连兼职来源都没了。

狄瑟瑟家境一般,手头也不宽裕,但姐妹有难,她肯定是义不容辞的。

“别担心,阿霁。”她一本正经道,“以后我的午饭分你一半。”

“……谢谢啊。”

“可过了今晚,你准备住哪?”

“我打算搭个帐篷,睡桥洞底下。”

“?”

两人正随便扯些没营养的话题,忽听手机铃声响起,把南霁吓一跳。

她回头望去,见屏幕上显示的是陌生号码。

这都快午夜十二点了,恐怖来电吗?鬼故事吗?

狄瑟瑟抱着靠枕,往后一缩:“午夜凶铃?阿霁你别接了还是。”

然而直觉告诉南霁,她应该接。

所以她果断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哪位?”

电话那边的男声很清朗,且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你好,请问是南小姐吗?你的钱包被我们老板捡到了。”

南霁警惕:“你们老板姓什么?”

“……姓黎。”那男人很有耐心地解释,“他说,你们不久前有过一面之缘。”

南霁的第一反应是:还好,不是姓刘的;

第二反应是:姓黎?今晚还有一面之缘?

脑海中,有双温柔含情的眼睛,一闪而过。

原来是那个被称为“小黎总”的年轻男人。

她迟疑道:“感谢小……小黎总,那他什么时候有空还我钱包呢?”

给她打来电话的是助理魏森,魏森半晌安静,似乎去询问黎岸的意见了,过会儿才重新开口。

“明天下午18点,蓝海购物中心。”

“噢……”

“请南小姐不要迟到。”

*

转天傍晚,南霁离开了狄瑟瑟的家,按照约定,前往蓝海购物中心。

她当然是不敢迟到的,昨晚她就看出来了,这些有钱人大多脾气古怪,万一她迟到了,黎岸反悔不肯还钱包怎么办?

虽然那钱包里也就二百块钱,还有俩硬币。

可再怎么说,也还有她的身份证和学生证,以及一张饭卡呢。

她用狄瑟瑟给的十块零钱,坐公交车到达目的地,又买了个巧克力面包当晚饭。

她站在蓝海的广场上,迎着夕阳啃着面包,仰头望向这座气势恢宏的八层购物中心。

这里客流繁华、交通便利,占据着最优越的地理位置,汇集高档百货、餐饮、美容美发、超市等多种业态,引进300多个国内国际知名品牌和30余个国际一线品牌,号称“照城第一中庭”。

也是黎家的产业,之一。

她沉默很久,突然生出了一丝微妙的疑惑。

像黎岸这号人物,平时肯定日理万机的,犯得着特意浪费巡视商场的时间,就为了还她个钱包吗?

谁知她还没来得及琢磨出个所以然,就听见有人在背后咬牙切齿喊自己的名字。

“南霁!”

她转过头去,见李晨曦正迈着内八的步伐,丧着一张脸朝这边走来。

“你还挺有闲情逸致。”李晨曦站在她面前,趾高气扬地昂起下巴,出声嘲讽,“怎么着,是看上里面哪位柜台小哥了,正思.春呢?”

南霁瞥她一眼,眼神像在看一袋垃圾:“你怎么找到这的?”

“我想查你的行踪还不容易?”李晨曦嗤笑,“你以为就你有追求者?”

“花吸引蝴蝶,屎吸引疯狗,咱俩没可比性。”南霁把手里的面包袋子揉成一团,很不耐烦,“有事就说。”

“你骂我是狗?”

“是你自己对号入座。”

李晨曦猛地一甩手,把拎着的背包扔在她面前。

“这是你的脏衣服和破烂东西,都拿走!我妈说了,以后家里不欢迎你这个野种!”

南霁俯身捡起背包,掸了掸上面的土,而后上前一步,目光紧盯李晨曦。

她很轻微地,咬了一下后槽牙。

“你刚才叫我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平心而论,李晨曦在家里时,仗着有赵红芳撑腰,所以无所顾忌。

但现在她单独面对南霁,尤其是听南霁以这种冷漠语气讲话,难免还是有些忌惮。

然而她最好面子,怎么也不想输了气势,于是瞪起眼睛又重复了一次。

“我说你是个野种,你爸不要你,你妈死了,没人管教你,你和你妈一样,都是不要脸的公交车……”

啪!

南霁干脆利落一巴掌甩在李晨曦脸上,力度够狠,直扇得李晨曦踉跄了一下,俏丽的脸上浮现出五道通红指印。

她伸手掐住了李晨曦的脖子。

“下次再让我听到你嘴里不干不净,就不是扇耳光这么简单了,我会打得连你妈都认不出你。”

“……”

“东西也送来了,滚吧。”

李晨曦捂着脸,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可她知道,南霁不好惹,以前连体校的男生都敢打,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来日方长,她迟早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她怨毒地剜了南霁一眼,骂了声“贱人”,转身跑掉了。

南霁提着背包,面无表情在原地站了半晌,正打算掏出手机看一眼,结果下一秒,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清朗男声。

“南小姐?”

她猛一回头,看到一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年轻男人,正饶有兴致地打量自己。

见她望过来,魏森微笑,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如果南小姐私事处理完了,就请跟我来,毕竟小黎总很反感不守时的客人。”

“……”

延伸阅读

永夜封神之诸天轮回塔  http://www.florences.cn/0cp.shtml
“我可是这诸天万界无比厉害强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愿意说就闭嘴,我也不感兴趣。”

上仙难逑,奈何情深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florences.cn/x8cs.shtml
妖狐不知道夜叉怎么想的,有没有被吓到。反正他是被吓死了啊!!!!!被大天狗抓着领子拎

万一成功了会回来娶你  http://www.florences.cn/dnpm.shtml
“那你来找我有何事啊?”风墨晃着脑袋问。“天宫有极其重要的事情需要四叔回去处理。”夜

应天记之凤舞飞鹰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florences.cn/dxdq.shtml
“你还有劲喊,说明你不累,那等会儿你再多跑三公里。”时晔说完,突然加速了,把顾文甩在

将军是朕的,谁抢揍谁!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florences.cn/df9l.shtml
“啪”的一声脆响,端木宗英脚下站立不稳往后连退数步,只觉得体内气血翻滚、手掌发麻。傲

穷途末路跋涉之指点  http://www.florences.cn/uimz.shtml
虽然说人的欲望中,食欲确实是最难以克制的。可是,像三人这般表现却可以说明钟会的手艺确

异世功夫梦治疗术【求鲜花、求票票、求收藏!】  http://www.florences.cn/ntqe.shtml
“族长……那……那就是我抱回来的小仙童!”两人来到房间之后,经过简单包扎,脸色还有些

我的影子会修炼之遇到了他(6)  http://www.florences.cn/synh.shtml
李彪龙对身边人点头道:“开始吧。”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站出来说道:“面试一共分为三关,

绝地之不女装怎么吃鸡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florences.cn/pkdh.shtml
宁晟又说道:“你这淫……”钱丽米回身就是一脚把马奇踹飞,马奇一直滚到墙边才停下。钱丽

无限进化系统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florences.cn/axgf.shtml
李混元找来门中的长老和炼丹师一问,这才确认,一千年的时光流逝,炼丹术真的倒退了。门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美好的一天从弑神开始第2章在线阅读

    林雨曦站在原地,亲眼目送他们一步一步地走远,心里莫名地有点生气,对着他们大吼:「你们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巴不得本姑娘亲自会诊啊!」枫霖和时逸默不作声地搀扶着韩柏飞,两人面面相觑,枫霖很想告诉后面那位姑娘,普天之下,又有多少大夫巴不得可以有这个荣幸给他家王爷看诊,想来巴结他家王爷的人没十万也有八万人。可这

  • 地狱幻游在线阅读人模狗样的人渣

    江子溪狠狠瞪了眼霍东城,好影响瞬间风吹云散了,什么玩意儿,穿的人五人六,明明长了一张明星脸,富二代的行头,霸道总裁的气场,实则也就是个玩弄年轻姑娘感情的混子、人渣。江子溪侧身,门缓缓打开。入眼便是一间不足五十平米的大开间,一室一卫一厨,收拾的特温馨。朱青为了去异味买了很多吊篮和小花盆,装饰的使人眼前

  • 风起双神在线阅读第5节

    突然!异变发生了!司令室的灯光一下子都熄灭了,就好像是电源跳闸了一样。但是这里是哪里?这里是目前地球的最高科技结晶,这种低级的错误又怎么会发生在这里呢?唯一的解释……目光紧紧的锁定在银白色的机器上,居间秀气的眉头皱了起来,正欲下达什么命令。突然,金字塔的顶端打开了一扇小窗,红色的摄像头模样的东西描绘

  • 仙界大佬含泪做受[重生]在线阅读第九章

    那一瞬间,齐辰如陷冰窖,心脏仿佛被人猛地攥紧了却始终忘了松开似的。“良子……”他张了张口,却发现嗓子紧绷绷的,明明用了不少力气,说出来却几乎只剩气声。徐良垂下目光瞟了眼自己的衣兜,而后便抬起眼,一错不错地盯着齐辰,一双眸子灰蒙蒙的,像是结了层蛛网似的,没有一点光泽,满是死气:“你都看到了?那我也不用

  • 潜龙修仙传在线阅读第十章

    “噗嗤。”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动作停留的有点久,身前的少女脚步终于停下。片刻后,她突然笑出声来,连带着肩膀与落在肩膀上的对方的手都有些轻微的颤动。...有点像是可人的小动物。“你怎么了呀?”她的心情似乎有所好转,此刻表现得很乖巧温顺,声音里更是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柔情,“整理衣领也用不着这么久吧,干什么呢

  • 红楼之大赦天下在线阅读第6章

    “我说张龙大哥,现在前方战事如何了?”风磊急忙转移话题。“哎,不太好,那些魔物实在太厉害,普通的军队单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只有在我们联合军团配合下才有可能击败魔物。”张龙叹了一口气。“可是,你也应该知道,联合军团听起来很多,但是全部分散在世界各地,根本不能在正面战场上发挥多大的作用,如果扩编的话又

  • 洪荒:开局斩杀圣人商汤战鸣条 盘庚定新都

    时光追溯到华夏文明的远古时期。三皇五帝之一的帝喾,传说是因母亲踏巨人足迹而生。帝喾少小聪明好学,德行高尚。十五岁时,被堂叔颛顼选为助手,后来因有功,被封于辛。颛顼死后,帝喾即位。帝喾以仁爱治国,生活俭朴,讲究信誉,广施恩惠。在他的治理下,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来。帝喾的王妃简狄,是有娀氏的公主,简狄和

  • 此道非剑道第一章在线阅读

    序~大家好,欢迎大家赏脸观看。故事呢,要从我的名字说起。我叫彩云靡,这是我唯一感谢对我不负责任·早早离世父母的地方。因为我是一个正宗·地地道道的‘彩云国迷’!!我由衷的认为,我是为了看彩云国物语才来到世上的。所以,我用奖学金买了正版彩云小说·周边·漫画等……简直陷入了疯狂的地步。你想知道如何在彩云国

  • [山海经]我给神兽当老师在线阅读第7节

    药浴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或许是这个世界的人从来没有这么锤炼过□□,阿木的身体恢复状况比白涂之前预料的还要强上一些。阿木醒来之后也吃了一惊,他在这之前并不怎么相信白涂的说法,白涂不过是一个未成年,又是在垃圾星这种地方的人,怎么想也不可能拥有这么神奇的方法。甚至有那么一瞬间阿木怀疑白涂是不是在拿自己做实

  • 梵修罗在线阅读第三章

    蒲栎来不及穿鞋,快步穿过客厅,再跨上玄关处的台阶。他这才意识到,这屋子大得出奇,作为居所有点夸张倒是更像品味不俗却冷冰冰的展厅。门开,门外是一个穿着红色马甲的快递员。对方看到蒲栎,两手托着一大盒东西就往蒲栎的怀里送。“这……”蒲栎不自觉接住紧跟着不知所措。“麻烦您签收一下吧。”快递员空出手,连忙从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