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秉烛夜游第一章

作者:君薄宴 来源:晋江文学城

常盼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真被赶出来了。

是的,赶出来,虽然赶她的人和她这个被赶之人看起来都非常的体面,但依然掩盖不了这体面下面血淋淋的惨状。

但她像是天生三魂缺一七魄缺二,自认为跟其他青春期咋咋呼呼的宝贝们比起来算是个稳重的存在了,没事人一样收拾完东西往外走,出门前还把自己的那串钥匙交给了保姆,显得自己非常识趣。

但还是在时间上漏算了一分,和正好把亲生女儿接回家的常金文夫妇碰了个双方都措手不及的面。

前一秒还可以顶着常盼生父名头的常金文现在像是正式撕碎了以往还能流于表面的亲情,直截了当并且带着三分厌弃的问:“怎么还没走?!”

他一副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形象,鼻尖架着一副细框的眼镜,居高临下的看着拖着行李箱正蹲着穿鞋的常盼,眼镜片还反着光,看着就很严肃。

“耽搁了会。”常盼早就习惯了常金文这幅样子,虽然对方可能比平时还要凶那么点,但她一点没受影响,不仅不急不慢的穿上鞋,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莫须有的灰尘,最后还堂而皇之的看了看被曾经是名义上亲妈的许涵女士揽着肩的女孩。

女孩看上去比她大点,但面黄肌瘦,头发尽管打理过了还是能看出长期营养不良缺乏油水的毛躁,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半双眼,似有若无的跟常盼对视一眼,又迅速的缩了缩身子,总之看着就非常的上不了台面,并且畏畏缩缩。

许涵女士大概是觉得自己亲生女儿被吓到了,揽着女儿的肩膀往旁边躲了躲。

被避之不及的常盼没有一丁点鸠占鹊巢的愧疚感,拉着行李箱就走了。

一向疼爱她的前亲妈许涵女士对她的离去没有一点表示,依旧安慰着怀里的亲生女儿,出了大门,常盼还能听到常金文在训斥保姆的声音,无非是交代好了几点就让她走,怎么还拖拖拉拉的。

按照常理,常盼这样遭遇的姑娘应该哭哭啼啼一脸惨样,并且跟以往的朋友深情并茂的讲述一个十五年锦衣玉食最后被赶出豪门的故事,但她最终只是站在曾经的家门口站了还不到一分钟,然后非常木然的从兜里拿出保姆给她准备好的火车票,看了一眼上面的字。

“容城北到禄县南……什么鬼地方”,在前天就被常金文郑重的告知他们要接回亲生女儿,并且联系到了她的亲生母亲,希望她能会到亲生母亲的住处,常盼当时刚从外面玩儿回来,在客厅听养父母神色严肃的说完这个决定后只是哦了一声,就拎着买来的东西上楼了。

心想:早知道就多买点了。

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亲生货的常盼对这一天早就有心理准备,她甚至懒得问自己亲生父母是哪儿人,反正以常金文的性格是会打理好的,她心安理得的在家里住了最后两天,思考了到底得带什么走之后,磨蹭完还是到了现在的光景。

这么多年骄奢淫逸的生活让常盼对火车这种交通工具非常的抵触。

这是她第二次坐火车,常金文赚钱极其厉害,反正常盼觉得她无论怎么挥霍是挥霍不完了,平时跟狐朋狗友出去玩都挑最舒服的,上次选择坐火车还是那群疯货说看了某个大型真人秀,说得体验一下民间疾苦,把自己当成了太子爷巡逻一下疾苦的交通工具。

然后才一站就骂骂咧咧的下车了。

她在集体活动很少说话,虽然本身不是一个话少的人。跟着大部队浩浩荡荡的上车,浩浩荡荡的下车也毫无怨言,像个游离在这个圈子外的人,那叫她来,她就礼貌地来一下。

去禄县坐火车也要七八个小时,常盼抱着书包靠在窗边昏昏欲睡,对缓缓而过的风景视而不见,周遭嘈杂脏乱的环境似乎影响不到她,对面坐着一个抱着小孩的女人,小孩对常盼带着的大耳机非常的感兴趣,踩着桌子嗷嗷的要去拿,被母亲抱着骂了几句就开始嚎啕大哭。

常盼眼睛眯成一条缝,打量了对面的情况,调大音量又闭上了眼。

坐车的疲惫像是因为时间而成倍增长的,她一边觉得常金文实在抠的不行给她买了硬座,一边又天马行空想自己是不是腰不好了老了之后会怎么样云云的。

好不容易到了,她背着书包嚼着口香糖拉着行李箱站在出站口,茫然的看着黄包车堵满出口的地方,一边是看上去就脏得不行的公共厕所,以及生锈了铁栏杆,外面更搞笑了,还是个菜场。

她看着纸上写着的地址和电话号码,想着自己是打过去,还是直接上一辆黄包车报个地址好。

外头下着大雨,夏天风灌进来也是热的,她站到了一边,五分钟以后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有人电话打过来了。

雁城的号码,她后知后觉想想起来,禄县是属于雁城的一个小地方来着。

号码和纸上的一样,她接起电话,喂了一声,那头是一个年轻的女声,连客套都没有,直截了当的说:“常盼?我是方游,你到了没?”

方游?谁啊?

常盼嘀咕了一句,“到了,出站口,下雨了。”

“我知道,你跑出来吧,我进不来,黄包车这里。”说话的人声音不太好听,感觉像重感冒没痊愈,一股气卡在喉咙,钝钝的,但听不出年纪。

常盼哦一声,正想挂电话,那人说:“别挂。”

“哦。”

说完常盼拿着手机顺便拎着行李箱,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挡着雨。

可惜雨大的像泼盆似的,她一冲出去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拿水管哗啦啦的浇了个透心凉,最后连小跑都放弃了,慢吞吞地走到了外面。

黄包车蜂拥而上。

她惊恐地往后退了一步,各种声音冲她发起攻击:“小妹,要坐车吗,十块钱……”

这时候有人拉了她一把,温热的手掌和她的胳膊接触,她迅速转头,结果对上一张伞下平静的脸,这个人看上去年纪不大,把她拉入伞下,旁若无人的从黄包车的缝隙里钻走了,一边还问:“常盼是吧,我是方游,你姐。”

姐这个称呼对常盼来说有点陌生。

按照她这张嘴的属性来说,并不是叫不出口的,平常买点东西她都可以管收银员大妈叫姐,更别提养父母家亲戚里的好几个堂姐表姐了。

但这个场合,有人非常正经的对她说‘我是你姐’,让她有点无言以对。

她对生她的那个家庭一无所知,姓甚名谁家里几口人条件如何一概不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大概是做了很多年的心理准备无所谓了。

在禄县夏季的大雨中,她看着自己已经溅了脏水的白球鞋,低着头说:“我叫常盼。”

方游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她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大概因为人也过于朴素的原因,像是和这样的环境融为一体,牛仔的七分裤下是一双黑色的运动鞋,看上去黑漆漆,脏不脏也看不出来。

方游嗯了一声,她递给常盼一把雨伞,看着这个矮自己半个头脖子上还挂着个耳机的女孩慢吞吞的撑起雨伞,无声的跟着自己身边。

常盼撑着一把破旧的折伞,还真是破旧,连伞骨有一根都是断的,她其实极其讨厌折伞,因为她收不整齐,尽管家里有保姆,但她每回买的都是直伞,看着也舒服。

这伞似乎还短了一截,有一截卡着了,撑在脑袋顶怪怪的,像戴着一个超大的帽子。

她跟着方游,踩着因为大雨而险些漫上人行道的积水,绕过一家家门面狭窄的店铺,七弯八绕,天地朦胧间,绕过最后一个弯,方游停下了,这是一片筒子楼,最高也不过四五层,一栋栋挤在一起,像是电线杆上的麻雀,就差叽叽喳喳了。

楼前还有一个花坛,停车棚边种着不知道是什么树,跟着方游的时候还能踩到,因为泡过雨水的缘故,踩起来已经没有卡吱卡吱的声音了。

这样的地方,楼道窄的都不能两个人并排走,常盼看着方游的折伞在地上滴出的蜿蜒水迹,还有爬满铁锈的扶手,以及刷着薄荷绿的墙,都是乱七八糟的划痕,还有肯定是小孩写的类似‘我是大英雄’之类的中二屁话。

这样的环境,脚踩在上面,都有一种凌空的感觉。

好像是一幢危楼,承载不了过多的人口。

其实常盼的行李箱蛮重的,她拿着伞还要拎实在有些重,在走到二楼的时候,就开始喘气了。

“我来吧。”

方游回头,把自己的伞递给常盼,伸手去拎常盼的行李箱,显然这东西的重量也有些超乎想像,但方游也是一个不能以普通人论断的存在,她也没多嘴的去问装了什么,甚至连‘怎么这么重’的嘀咕都没有,默然地拎着先行一步了。

常盼二十八寸的行李箱被方游拎着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可怜相,毕竟她这位陌生的‘姐’居然面不改色的拎着上了五楼,期间并没有磕着碰着行李箱,甚至连口气都没喘。

常盼盯着方游单薄的背看了大约二十秒,最后盯着T恤上隐隐透出的蝴蝶骨出了神,但显然有人已经听见了她们的动静,率先开了门。

门户大开露出内侧还没褪完色的倒福来,在常盼眼里有些触目惊心,但更让她触目惊心的是这个地方,小的一目了然,一瞬间,她才恍然明白,自己富得流油的曾经还真是偷来的。

开门的是个看上去年纪很大的女人,说她是中年人,但她那白了一半的头发又不像,说她是老年人,但又还没那么老,她明显是带着喜意开门的,连带着身后的油烟味也一并汹涌了出来,浇得常盼神经麻木,任由女人高高兴兴的把自己拉进了门,上下其手地摸了个遍,然后对她全身湿透的情况大惊失色,最后让方游带她去换衣服。

方游只是轻描淡写地看了常盼一眼,像是才发现这陌生的妹妹湿答答得跟个落水狗似的。

像是生母的女人转身继续炒菜去了,常盼看着方游拉开一道移门,里面是一间房间,不大,一张床,一张摆着还没她以前电脑屏幕大的电视机,然后方游又拉开一道门,说:“你换吧,对了,你住这儿好了。”

常盼看了一眼,这里明显比刚刚那儿还小,一张床就占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一半就是窗户前充当书桌的缝纫机,还有一点大概是可活动空间,常盼的行李箱估计连摊开都很困难。

显然这里是方游住的地方,虽然收拾过了,还是能看出点生活痕迹,墙上贴着的奖状还没撕下,上面一排不知哪年哪月的三好学生让常盼这个万年‘逃学积极分子’有点惶恐。

“那你呢?”她问。

方游指了指床头一个小柜子后头颜色不一样的一面东西,说:“等会吃完饭,这个一撤,我进去就可以了。”

常盼瞬间觉得自己的到来好像把人家逼到了一个可怕的境地。

但她没有半点不好意思,行李箱一拉,把方游逼得往后退到了另一个房间,打开了行李箱,在可以亮瞎眼的电子设备地下掏出一包衣服,扒拉出一件和身上如出一辙的短袖,当着方游的面换了起来。

方游喂了一声,指了指窗帘。

脱了一半的常盼含糊的应了一声,说了声不要钱的谢谢。

方游觉得这个妹妹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腿还挺长,一跨就到了缝纫机前,拉上了那块大概是旧床单改造的窗帘。

然后跨出去,关上门走了。

常盼换下湿答答的衣服裤子,把行李箱的东西扔了一半到床上,她倒是连床单都换了,龟毛无比的又换了一双雪白的崭新帆布鞋,可惜头发湿答答的没法换,不然她早折腾完了。

外头的母女两个的闲话因为常盼的到来而终结,直到常盼喝了好几口营养快线,心不在焉的吃了一只生母夹过来的鸡翅,才知道方游居然还不是亲姐。

这场她心知肚明要来临的回收仪式在她十五岁的这个暑假到来了,她在破旧不堪充满油烟味的‘回收站’吃了人生中第一顿名副其实的‘妈妈的味道’,出乎意料的,这个充满家徒四壁味道的地方,竟然也不是一个正常的家庭环境,依旧四分五裂。

她觉得,她这块多年前被丢出去的拼图零件,即便回收,也成全不出一个完整的‘幸福’了。

延伸阅读

利昌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nvxn.shtml
利昌渔具总部是子线仕挂、鱼钩、失手绳、太空豆、抄网、鱼竿支架、抛饵勺、打窝器、主线盒

元圣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psdh.shtml
北京德元圣泽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简称:北京元圣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施工、监

塑宝泵业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x85x.shtml
塑宝泵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于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目前有东莞、昆

四海超市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u04b.shtml
四海超市加盟简介1、乐山四海超市连锁有限公司是以24小时便民店、社区生鲜超市、区乡标

毅峰达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xadj.shtml
毅峰达五金制品主要产品(铜合金)如下:1.铜棒:黄铜棒、锡青铜棒、紫铜棒、铍青铜棒材

邦德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gnm8.shtml
阿兰·贝莉(ALANPELE)品牌是加拿大ALANPELE公司驰誉北美的清洁用具品牌

康泰来及抗菌水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x9qv.shtml
...

文飞教育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uccc.shtml
文飞教育隶属于深圳文飞教育管理有限公司,深圳文飞教育管理有限公司成立2016年12月

黎莎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xd96.shtml
黎莎化妆品由台湾製造化妆品的台湾黎莎科技化妆品有限公司成立,公司主要以製造及销售护肤

南昌特源加盟  http://www.germany-date.com/6mv6.shtml
特源科技——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实业公司,于2003年3月组建蓄电池修复研发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强女派无耻掌门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暖暖的香气萦绕在房里,纪南风趴在贺朗宽厚紧致的胸膛,拿手指点着他心脏的地方。她绝美的容颜染上了□□的绯红,似三月桃花,妖艳得不像话。贺朗睡得沉,说不清是那十几坛子酒的功劳,还是纪南风厉害的缠人功夫的功劳。妖娆的女人漂亮得不像话的手指移到了自己的如瀑布倾泻的青丝上,几番缠绕,她与旁边沉睡的男人的一小缕

  • 他的猫弧在线阅读第8节

    网吧。“傲世大大,在吗?”莫逸刚刚上机就收到原纯的信息。“在呀,怎么了?”这时的莫逸还没开始码字,而且想到有了“一夜七次郎”的药效在,心情大好,自然有时间和原纯聊聊天。“昨天晚上给你创了个群,然后把你的绝对死忠粉全都加进去了,你加下吧。”“好,你发过来。”“324******”莫逸加的时候发现加这个

  • 老子在魔法世界当神在线阅读第七节

    宋钰白色的小嘴巴微张,隐约可见粉色的小舌头,黄澄澄的眼睛也呆愣着,一副被亲傻了的模样。傅予骞看的心里火热,忍不住还要再亲,宋钰猫爪反射性按住他的嘴,前腿伸直了努力抗拒,呆愣的眼神瞬间变得怒火中烧,他出离愤怒,大声喵呜,两只爪子扇傅予骞巴掌,都快扇出残影了。你死定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祎祎,怎

  • 剑斗巅峰在线阅读第七章

    “白恬,觉醒剑骨,合格。”谭天命的声音再次响起,宋之程却丝毫不敢放松,生怕眼前的人再蹦出一句“再来”,奇怪的是,上一秒眼中还充斥着战意的少女在听到结果之后,立即放下了拳头,原本熊熊燃烧的火焰也逐渐消散,完全是一副鸣金收兵的架势。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作为同样刚刚觉醒了剑骨的人,宋之程相当清楚在觉醒后会进

  • 狂兵斩仙之终结庆宇 上

    但此时的戴仁和常伊已经回到安全区,不大一会戴仁才发现后面不对劲,回头一看,戴宇已经躺在了看,检查一下,才发现戴宇的胳膊和后背都中箭了,呼吸也是越来越慢像是要死的感觉,此时戴仁顿时眼泪落下,哭着说道“侄子,你可不能死啊,这让我怎么像你父亲交代啊!侄儿!呜呜呜!”那伤心欲绝和嘶喊声,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 天上掉下个七仙女在线阅读第七节

    宋英俊在有氧舱里呆了几个小时,有点闹脾气,飞机落地后,她一见到池颂就晃着尾巴喵喵地往他怀里钻,整只猫缩成一团,只剩下一个屁股落在池颂的臂弯外瑟瑟发抖。池颂抱着英俊,担心宾馆不让她入住。宋致淮看出了池颂的心思,笑着捏了捏他的脸:“我来之前查过允许猫狗入住的酒店,你放心,都安排好了。”池颂还没来得及感动

  • 这个暗卫有点忙第3章在线阅读

    路程不远,很快就到了蓝雨俱乐部。夏凉仰望那高楼外墙的点子大屏,上面轮播着一个个角色,还看到了喻文州和刚刚遇到的那个少年的形象。喻文州是队长,副队长是黄少天……不知怎么,内心竟然有一点点激动。大概就是从小到大都不打**、不叛逆的乖乖女,突然要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一样。喻文州看到夏凉的样子,碍于黄少天在旁

  • 留一剑第五章在线阅读

    男人缓缓地转过头,看向了段无涯。男子大概三十岁上下的样子,相貌英俊,不苟言笑。他看向段无涯的眼神多了几分柔软,说道:“无涯,我来了。”段无涯的眼眶湿润了,然后哽咽着说了一句:“爹——您来了……”男子直接将段无涯搂入怀中,道:“无涯,你受苦了。接下来,就看爹的吧!”段无涯点了点头,然后男子便直接朝血狼

  • 都市之神级盆栽第三章在线阅读

    突然传来的苍老声音,让赵一天大惊失色!他慌乱的擦掉脸庞的泪痕,原本筋疲力尽的他、也不知道是那里来了气力!一个翻身便迅速的爬了起来,此时前方黑暗中一个黑影缓缓走了出来,这人便是那位神秘老先生!“当然不是!我、我只是被沙石迷住了眼睛而已!”赵一天逞强的说道,却是尴尬的脸色通红,好在月光下不是那么的显眼。

  • 崩溃的世界之芽芽

    “芽芽,你一点都不听话,让你在家里等着,还非得跟来。”昭天临后背上,芽芽调皮的揉弄着他的头发,让昭天临没好气的道。芽芽一双小手不停作怪,挣扎着把头伸到昭天临脸旁,一皱鼻子,不高兴的道:“哼,村子里都没人跟我玩,都不喜欢我。”“嗯?”昭天临双眼一瞪,道:“村子里还有谁敢不喜欢你,告诉天临哥,我去找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