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黄大仙今天也在努力报恩之第二章(2)

作者:北乡先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想到这个困扰了她十几载的问题,伍思才便总觉得心中有一团浇不灭的火。

女扮男装,顶着侯府三少爷身份活了十七年,每日战战兢兢怕被旁人发现身份,活得浑浑噩噩,有时她也希望自己真的是三少爷,而不是见不得光的三小姐。

但是,她有她爹说得那般差吗?

伍思才不服,辩驳道:“我几时不务正业了?我每日忙着呢!多的是人等着见我,多的是事等着我处理!”

西伯侯一听便知他说得是经商之事,便道:“你那些事儿算是个正经事儿么?哪家的少爷像你那般外出经商,一副掉钱眼儿里的样子,没得辱没了我西伯侯府的名声!早点把那些商铺给我关了,回府读书!”

“其渊!”

其渊是西伯侯的字。

伍老夫人阻止不及,着急的去看伍思才,她是知道的,伍思才是真心想要经商,这也是为何她虽不赞同但也不曾出手制止的缘由。

“才儿,你别听你爹胡言乱语,他这是气话呢。”老夫人劝道。

伍思才这时哪里听得进去,她一脸愤怒而又落寞的盯着西伯侯,冷声道:“原来您便是这样看我的,嫌我给您丢人,嫌我败坏了西伯侯府的名声!不过呢,您越是嫌弃,我便越要这么做,今儿您除非把我打死在这儿,否则我绝不会放弃经商!”

西伯侯也是一个暴脾气,“你若是非得做个下贱的商贾,别怨届时我不认你这个混账儿子!”

伍思才眼泪在眼珠子里打转,下贱的商贾,这便是她爹的看法。她心中委屈得不行,口不择言,“不认便不认!谁稀罕似的!有本事便再生一个啊!”

话落,伍思才眼泪快要止不住,她转身要走,却又在抬脚的瞬间僵在原地。

“娘……”伍思才吓得眼泪收了回去,她刚才并非有意说那样的话,只不过是气得没边,她没想过她娘会来。

伍夫人僵在门口,母女二人看着彼此好一会儿,一个心痛,一个愧疚,最后伍思才默默低下了头。

她娘当初为了生她,去了半条命,也失去了再生养的能力,就为着这个她也不应该那样说话。

西伯侯也发现娘子来了,一向疼爱娘子的他换上笑脸,但态度仍旧强硬,“夫人若是也是来求情的,便不必开口了,今日我说什么也得教训教训他。”

伍夫人倒不像伍老夫人那般强硬,微微垂眸,眼眶湿润,怯怯道:“若是夫君要罚小三儿,便让我一个做母亲的替她受罚罢。养不教,母之过,小三儿爱上经商大抵是我教错了,可我也是看她实在喜爱,才不加忍心阻止。这世上哪有父母想破坏孩儿一生的兴趣呢?”

西伯侯脸色很难看的道:“夫人,是养不教,父之过。”

“所以……”伍夫人抬头,喃喃道:“夫君是认为自己错了吗?”

西伯侯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他小子的的错怎能算到他头上,当初也不是谁给小儿子灌输得这莫名其妙的想法。

“夫人啊,我晓得你的意思。可……经商总不是咱们这样大户人家的做法啊。”

伍夫人闻言,又是一叹,泣道:“都怪当初我怀孕时难产害得小三儿待得久了,让他缺了一根筋,这才对读书毫无天分。夫君若是要怪,便怪我吧!再不济,便如小三儿说得那般,再娶再生也是个好主意。”

伍思才抬头望天,得了,她就是个缺了一根筋的主儿。

西伯侯见夫人哭得那般伤心,连忙扔了戒尺上前扶住夫人,还不忘瞪伍思才一眼,然后才软言劝道:“夫人,你这是说得什么话,我说了,咱不纳妾!咱们府上三个孩子都不错,我都喜欢!”

刚才还嚷嚷着不要小儿子呢!

伍夫人自从生了伍思才便有了体虚的毛病,这哭得久了便累了,西伯侯也不惩罚伍思才了,赶紧扶着伍夫人回院子。

留下伍思才和伍老夫人面面相觑。

“我娘手段真高明!”

伍老夫人看了看二人的背影,叹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察觉到伍老夫人语气中的萧索,伍思才好奇一件事,“祖母,见到母亲这般,您难道不生气?”

她可知道不少府上的婆婆最讨厌她娘这般将夫君吃得死死的儿媳,难得这些年她娘和祖母一直相安无事。

伍老夫人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你莫不是还盼着祖母跟你娘不和?!”

“自然不是!孙儿只是有些好奇,旁的府上听说能闹得跟仇人似的。”

想起往事,伍老夫人眼中神色变得有些恍惚,她慢慢道:“我对你娘这个媳妇儿,说心里话,是样样满意。祖母也是从别人的儿媳走过来的,自然知女子的辛苦,何况你娘又是个顶好的,自从嫁进府里,便没出过一件差错。”

伍思才煞有介事的点头,她娘的确,品性相貌,样样挑不出错。唯一一件事错了,大概便是她了吧。

她也是三岁才知,自己原不是男儿身,而是女儿身。

当年,娘一连生了两个女儿,也就是她那已出嫁的两个胞姐。西伯侯府于子嗣上并不昌盛,爹这一代成了单传,祖母便一直希望娘能多生几个男丁,没曾想头两回都是女娃。到了第三胎,娘费了大半条命,竟然还是一个女娃。

当时娘因为生产后太过虚弱昏了过去,她身边贴身伺候的杨嬷嬷怕她一手带大的小姐日后在府里难过,便对老夫人等人谎称第三胎是个男丁。全府上下自然是喜气洋洋,等娘醒了后,木已成舟,只得将错就错。

但娘和杨嬷嬷怎么也没想到娘会因为这第三胎损了身子再也无法生育。娘本来打算日后生了男丁再坦白,这下只好一直隐瞒下去,直到如今。杨嬷嬷一年前去世了,府上知晓真相的便只有她们母女二人。

守着这样的秘密,伍思才有时觉得快被压得喘不过气。

伍老夫人注意到孙子在走神,于是唤了一声。

“才儿?”伍老夫人叹了口气,“一家人哪儿有深仇大恨,过不去的坎儿。你今儿也莫将你爹那些混账话放在心头,他那些是气话,听不得也信不得哎。”

伍思才却一脸落寞道:“爹他本就瞧不上我,一直觉得我经商损了他的面子。”说着她抬头看了老夫人一眼,“孙儿知祖母其实也是不喜我经商的,只不过您宠着我罢了。”

伍老夫人活了大半辈子,如何看不出孙子心中的难过,心底不禁也跟着揪了一把。这个孙子是她盼星星盼月亮给盼来的,自然是多加宠爱,可她也知,这个孙子虽在学业上并无建树,品性却是极好的。

只是不知怎么偏偏喜欢上了经商……

伍思才见老夫人不开口,便以为她是默认了,于是准备要走。

“祖母,我跟人约了谈事儿,先出府了。”

“才儿。”伍老夫人赶紧拦住他,今日这事若是不说个明白,怕是祖孙俩得一直存着疙瘩,“你听祖母一番话,你经商一事,你爹并是非嫌弃你,而是这世道太为难人了。世人重仕轻商,像我们这样的大户人家,无人轻易敢走这条路。你爹,他不过是担心你被旁人耻笑。你是他亲生儿子,他岂会真的嫌弃你?只不过是想你走一条更轻松的路,不求光耀门楣,只要你一生安稳顺遂便是好的。”

伍思才对此持怀疑态度,“祖母,您别替爹说好话了,我叫了他十七年一声爹还不知吗?”

“那我当了他四十多年的娘,岂不是更了解他?”

伍老夫人一句话让伍思才哑口无言,但她内心仍旧是不信的,觉得祖母不过是在做和事老,希望他们之间不要留下嫌隙。

老夫人看伍思才的神色便知孙子此时的想法,于是道:“你可知当年为何你爹他会挨家法?”

伍思才摇头,心中暗道,莫不是还能跟她有关系。

却不想真的与她有关。

“当年,你娘一连两胎都生了女儿,祖母虽也欢喜,可到底还是盼着男丁出生,便有让你爹纳妾开枝散叶的打算。人也物色好了,可你爹愣是坚决不同意,跪在我院子前一定要我改变主意。”老夫人说着看了孙子一眼,见她凝神在听,继续道:“祖母见他冥顽不化,便问你爹,若是你娘一辈子没能为侯府传宗接代生出男丁,他又该何处,你猜你爹如何回答?”

伍思才没想到他爹也有如此血性之时,难怪爹娘二人平日恩爱无比,府里也比旁的权贵府上安宁。可,寻常男子不是很重视子嗣的吗?他爹真的愿意吗?如果愿意,又怎会出现此时她的存在。

心中存疑,伍思才将信将疑的道:“爹难道决定坚决不纳妾?无论娘有没有生出儿子?”

伍老夫人在伍思才诧异的目光下点了点头,幽幽道:“是啊,你爹便是这样回答我的,当时可把我气着了,动了家法也没能让你爹他心意转圜,好歹你娘很快有了你,这件事才算作罢。所以祖母想说的是,你爹他都不在乎后继是否有人,他又怎会看不起你的经商行径。荣华富贵他都能给你,只希望你能安稳一世,便是真的喜欢经商也无需亲自操劳,咱们府上不是也有许多商铺?但都有专人打理,只需每年对对账便可,何必受人白眼?”

伍思才对于爹的深情感到震惊,忽然理解了当时杨嬷嬷甘冒风险也要谎称她是男丁的缘由。

如果她真的是三少爷,一切便简单许多。

可遗憾的是,她终究不是。她不知这个秘密还能维持多久,也不知一旦这个秘密被揭发,他们西伯侯府又会变成怎样?

伍思才心中的疑惑再次让她迷茫起来,但她同时又清楚的知道,她是伍思才,是实实在在的女儿身,她这一辈子终是不可能按着旁人的想法成家立业,传宗接代,所以她注定要让他们失望。

“祖母,孙儿让您失望了。”伍思才走到老夫人跟前,她不能道出真相,她娘保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她不能说。祖母和娘之间的和谐在于她的存在,一旦这个秘密暴露,或许她娘在这个家便再无容身之处。

伍老夫人一怔,以为孙子指的是经商一事,便安慰道:“经商一事既然你有兴趣,便放手做吧,你年纪还小,即便日后想后悔,也来得及。”

得了老夫人的支持,伍思才的心情尚得到一些安慰,她扯出一个笑容,“祖母最疼孙儿了,那孙儿还有事便先出府了,回来时给您带您爱吃的芙蓉糕!”

伍老夫人笑着点头,嘱咐道:“好。记得在外应酬多加留个心眼儿,莫让人钻了空子去。”

“孙儿晓得。”说着,伍思才行了一礼,叫上青笋离开。

等人离开,伍老夫人身旁伺候的沈嬷嬷上前低声道:“老夫人,老奴有一事不解,您不是一直希望少爷能放弃经商,让老爷在府衙里给少爷觅个差事做吗?怎的先儿反倒是支持起少爷了?”

伍老夫人一双眼睛中透出明白世事的亮光,她淡淡道:“其渊那般动怒,你可见才儿有半分的动摇?我何必在上赶着再做个坏人,他还小,日后终会明白的。况且,经商见得人多了,总会学到点儿实用的东西。”

沈嬷嬷布满褶皱的脸现出了解,“还是老夫人您聪明,是老奴拙见。”

伍老夫人没再开口,伍思才是西伯侯府这一代唯一的继承人,她怎么可能真的放任他走上歪路。只不过啊,这新木易折,还需再磨练磨练。

延伸阅读

中坤润滑油加盟  http://www.arco-iris-woodworking.com/gqd1.shtml

卓尔珠宝加盟  http://www.arco-iris-woodworking.com/6ptq.shtml
卓尔珠宝以卓越的工艺和领先潮流的原创设计,先后获得“中国名优产品”、“质量信得过单位

ThierryMugler加盟  http://www.arco-iris-woodworking.com/alwh.shtml
蒂埃里·穆勒(ThierryMugler)秀场在前几季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很乎寻常、富有

唯智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arco-iris-woodworking.com/s58j.shtml
唯智少儿英语加盟公司简介八方视界(8dworld)是一家专注英语教育的跨国公司。公司

中体倍力加盟  http://www.arco-iris-woodworking.com/dnnw.shtml
项目说明快乐和谐我们与你共享-加盟热线:010-67160900加盟中体倍力健身俱乐

明治加盟  http://www.arco-iris-woodworking.com/x0kl.shtml
招商项目介绍:明治乳业的珍爱系列奶粉,依靠明治乳业的技术,实施彻底的品质管理,经过严

双玺红酒加盟  http://www.arco-iris-woodworking.com/xnt1.shtml
双玺贸易个性化定制红酒类型一)、商务用酒系列:个性化定制的红酒标识融入了您公司的形象

聚宝龙茶叶加盟  http://www.arco-iris-woodworking.com/jms.shtml
聚宝龙茶叶、茶具依靠过硬的品质、适中的价格,在城市中高端消费群体中形成良好的口碑,为

水兔子加盟  http://www.arco-iris-woodworking.com/n29w.shtml
英国水兔子厂商的总部位于英国汉普夏郡,已有40多年的历史,拥有相当雄厚的研发实力:公

伊美美肤品加盟  http://www.arco-iris-woodworking.com/n7rz.shtml
伊美美肤品是香港众邦药业集团和上海同美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发起组建的,伊美美肤品一直致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老九门+仙三 千年待你在线阅读纪爷居然碰女人了

    她还穿着那条火红色的裙子。在他的角度看去,正好是精致的锁骨。往上,便是那好看的眉眼,长睫轻颤,如妖精般美丽。而他的伤口,痒痒的。纪寒砚的心也难以自控地跟着颤了一下,连忙宛若镇定般的抽回手,声音依旧清冽:“你想怎么生不如死?”乔沫:“……”这个梗怕是过不去了。不过郁闷也只是暂时的,乔沫很快就找到了应对

  • 〔全职高手〕风清飏在线阅读背剑

    “你是江湖人?”这是暮雪喝完伤药醒来后的第一句话。此刻天光放明,大致在晌午时分。昨日的大雨整整持续了大半夜,鸡鸣之际才堪堪停住,可是天空依然被乌云笼罩着,像盖了一块遮蔽天机的灰布。伤势依旧很重。昨夜勉强喝完难闻的伤药,便不受控制的再度陷入了沉睡,许是药性里面有安神的疗效,竟是格外香甜,那个古怪的恶梦

  • [夏目+八犬]时间轮轴在线阅读第7节

    夜色渐浓,万籁俱寂。流璟睁开眼,身着一身黑衣的君漠正跪坐在他的脚边,紧攥着的手中露出点点白色的纸质一角。“嗯?你怎么回来了?”起身,整了整身上的白色浴衣,居高临下的看着低垂着头的君漠,话语中不带一点情绪。君漠仍旧沉默着,不出一声。“脱衣服。”冷淡的声音,却带着无法令人忽略的含义。君漠知道自己的行为已

  • 一树梨花正盛时在线阅读第五章

    郑令清被抬着回府的时候,三房乱做一团。三奶奶几近哭死,泣不成声问责郑令佳:“你妹妹如何就掉到水里了?她年幼顽皮,你该看着她些才是。”她这是气急了,以前再如何不服大房,也不曾对大奶奶和郑令佳红过脸。当久了笑面虎,猛地一下失了性子,不管不顾地就要罚人,罚得了婢子婆子,却罚不了郑令佳。那是郑府长女,即使训

  • 重生之一路荣华闻笑语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车子才缓缓驶入城内。阿兰跟妇女打了个招呼,便和许承下车了。“今天人挺多的啊。”阿兰站在城门口向四处张望了一下。“是啊,今天正好碰上集日,人自然也就多了。阿兰,你需要买些什么。”因为事情比较紧急,也没详细计划过。“嗯……我也没怎么想过,但是首先!我得换套衣服,不能呢个总穿你的吧。”阿

  • 佛祖鹿鼎记电影世界(1/5)

    穿清不造反,菊hua套电钻。这里是清朝。这里是《鹿鼎记之皇城争霸》、《鹿鼎记之神龙教主》所组成的世界。以上判断,是叶飞在京城看见了金钱鼠尾辫,以及某个耳熟能详的喜剧演员后,所做出来的。“这方世界灵气不高,仍然不支持我修为进阶……我在此世,仍然处在世界巅峰……”“看来,想要离开此世,就只能寻找材料,绘

  • 以温柔拥抱你在线阅读第六节

    颜舜华和施中谷连忙转头去看,只见黑气落入远方的地平线消失不见。正值六月,太阳很烈,光芒万丈,天边却被那片黑云深深笼罩着。“丑尸洞要开了”青鸾喃喃自语道。“是啊”颜舜华附和着。黑气坠地是丑尸洞开的先兆,就跟地震之前动物躁动不安一样。丑尸洞开后,天地正气缩减藏匿,而邪祟肆虐,黑气是引。“鬼道猖獗至此!选

  • 我的老婆还没死在线阅读第十章

    2019年9月1号,小学,初中,以及高中的开学日。无巧不巧,这天下起了绵绵细雨,为刚刚过去的燥热的酷暑降温的同时,也浇退了学生们依旧燥热的心。和一般的高三学生一样,洛封在前一天晚上就收拾好了行囊,不过是在墨萱的监督下。在这个过程中,两人对于百货大楼以及之后发生的事一概不提。洛封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也有

  • 我成了九亿少女的梦之被遗忘的历史

    蛟龙被两仪控煞旗追着打,弑神天尊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把抓住旗。蛟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逃跑。“原来如此!”弑神天尊恍然大悟,将旗化为一道光枪,凝聚了强大的力量对准了蛟龙投了出去。吼~蛟龙被刺中后,两仪控煞旗的法则不断地布满它的身体来回穿梭,吸收着精气,不一会就断气了。弑神天尊拖着蛟龙回到了叶赛峰的身边

  • 匠人的爱情密码之一泡尿浇灭的金风玉露(3)

    “再来一支。”“再来支。”不知不觉两人已经抽掉了大半包烟,看看楼道里的LED屏幕上的时钟,已经是傍晚了。“那什么,你自己坐会行不?”勾勾忽然面色变得不自然,“人有三急,我去解决解决,一会就得。”“该,再叫你吃那么多西瓜。”龚羿不客气的又拍了勾勾的后脑勺。“一个病人,别这么暴力,小心我把你拐棍儿扔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