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十八线女星天天都要上热搜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马尾码头 来源:言情小说吧

舒媛觉得自己特别为人着想,就是给破落公子定金这种事,都藏在点心里面,不叫人面子上落难处,绝对是个给舒家门楣添光彩的好孩子。

所以回到房间,她就安心的睡了。

第二天到点醒来,收拾一番,给家里长辈请安,舒媛出发去书院。

书院在县学隔壁,两边都历史悠久,人才辈出。非要落座在一处,明面上是一起竞争,共同进步,暗地里是为了更好的别苗头。

当然,如果一定立刻分出高下,书院毕竟由本地大户人家资助,一来请的到更好的老师,二来对入门弟子有入学考和奖学金,此举大大吸纳了成绩优异的寒门弟子,因此不论从门面,还是从内涵,都要比县学略高一等。更重要的是,书院收女学生。

动物界的雄性都知道在雌性面前出风头,挣表现。更何况是知道边上有**学的**学们……

从书院大门进去,男左女右,舒媛往右边的女书斋走。不同于男书斋有很多寒门才俊,能让女儿出来读书的人家大多境况优越,因此这一右拐,眼前都是红红绿绿的裙子,亮亮晶晶的珠宝。

舒媛人缘好,女学生们都喜欢跟她在一起,而且舒媛胖呀,站一起特别显别人瘦,显别人美。唯一缺点是也显别人黑。舒媛白的晶莹剔透,既粉且润。但是大家气不起来,毕竟白色使人膨胀,也越发显得舒媛很胖!

舒媛一路往里走,一路有人与她打招呼说体己话。等她走到最里面的金钗豆蔻班,已经笑的嘴巴发僵。

金钗豆蔻班是女书斋里最高的一个年级,舒媛还能再待一年。再往后,书院就不收了,过了十三岁的女孩子可以在家开始绣嫁妆,绣个两年,到了及笄,正好说人家。

一进金钗豆蔻班,一道曼妙身影映入眼帘。

舒媛的眼睛亮起来:“佳儿,你回来啦!”

对方闻声抬头,娇滴滴的笑了声:“媛媛。”

付佳儿生的一张鹅蛋脸,丹凤眼,笑起来嘴角旋起两朵酒涡,而且发育的极好,一身玲珑的曲线穿着再宽大的衣裙也遮不住。据说,男书斋的学生们私下给她起了个外号,叫西美人。

女书斋在右边,亦是书院的西边。独称她西美人,怎么都有股女书斋里第一美人的意思。前段时间,付佳儿随家人去了外地,可不知让多少**学顿感人生无趣,读书乏味。

如今见面,不等其他人道相思苦,付佳儿先问舒媛:“你想我没?”

那是自然,舒媛昂首挺胸,端着没有波澜的胸,踱到付佳儿身边,胖乎乎的小手往前一摊:“不带礼物的人是没人想念哒!我的礼物呐?”

“好你个媛媛,只知道要礼物呐,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好姐妹!”付佳儿反应过来掐舒媛痒痒肉。

舒媛一面扭,一面躲:“痒痒!痒痒!痒痒也是要礼物哒!”

两个姑娘儿笑成了一团,笑过之后排排坐。

付佳儿把一个盒子推到舒媛面前,“喏,怎么可能不给你带礼物,就属你心急,都不知道说句好听的甜甜我的耳朵。”

盒子里是两朵绒花,一支春桃,一支秋菊,眼下是夏天,戴着虽不应景,却也胜在错了时节,不容易与人撞到一起。而且绒花禁不起颠簸,一路周全的带回来,付佳儿这一路上不知道得多小心。

舒媛不客气的收了,道:“等下午饭我请,给你接风可好?”

这时候,女先生进来,上课的时间到了,同窗们正襟危坐。

付佳儿眼波微微一动,压低声音说:“等下……有人接风。”

舒媛眨眨眼睛,询问之意,不言而喻。

付佳儿不答,小巧的耳朵上升起一层薄薄的粉色。本就是如花的美人儿,一添娇色,更胜人间无数。

舒媛故做夸张的嘟了个“哦”的口型,她知道是谁了。

丰恒一早起来,还在牙疼。属下来报告,王妃再过半日进武进县城。

这位丰王妃不知道今年触了什么景,伤了什么情,非要到小时候住过一年的武进忆往昔,还说这里有她唯一上过学的女书斋,有印象特别美好的观音庙会。总之是个夫君不陪,儿子也要作陪,谁不答应她来,她就要闹到皇后面前去的地方。

丰王也是怕了她了,点点儿子:丰恒,你陪。

丰恒:“……”

一路坐船,顺运河南下,本该在半个月前到武进。船经金陵时,王妃又上自己二姐二姐夫家小住了几日,出门时顺一堆礼品物件,地方特产,还多带了个小表弟。小表弟身骨单薄,喜欢吟诗作画,悲秋悯月,与丰恒谈不到一起去,却和王妃属于同道中人。

丰恒拿棉花塞了一晚上耳朵之后,干脆上岸打马,做了去武进的先遣部队,留他俩继续感叹滔滔江水向东流。

一代丰王妃和世子要在本地小住,对武进县丞来说,不算小事。属下预报过王妃的抵达时间不久,县丞也接到了小道消息,来请示丰恒迎接王妃的事宜,表示要清空主干道,关闭店铺书院,声乐鞭炮响起来,节目献礼出新意,务必给王妃殿下一个干净、舒畅、安全、难忘的进城环节。

丰恒暗咬着昨夜磕疼的牙:“母妃与小王此番来武进属于避暑私游,与朝廷无关,不宜惊动百姓。那清空主干道,关闭店铺书院,更是不必。”

县丞担心:“王妃到的时候,正好是晚间饭点,书院下学的时候,路上人多,怕是容易惊到王妃殿下。”

丰恒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跟一方小官解释,丰王一脉武将封王,不喜欢文臣巧言令色的风气。丰恒一出生就领天子俸禄,地位尊贵,授杀伐果断,武门教育。世子爷年纪不大,人狠话少脾气大。

屋里一时没了声音,自有明白的人立刻出去通知王妃的船加快速度,赶在书院下学之前的清净时刻进城,同时请那位不知趣的县丞出去。

关闭书院的事被丰恒叫了停,王妃要来的消息却已四散。

中午饭点,舒媛和付佳儿手拉手走出书院。外面人群骚动,三三两两都在议论丰王妃下午进城之事。

美人对美人总是惺惺相惜,付佳儿对传说中的王妃向往不已,“她一定是个非常特别的女子,能让丰王为之不立半个妾室,伴驾巡疆带在身边,王府里唯一的孩子也是她生的。”

舒媛闻闻酒店左边的肉馒头摊,闻闻酒店右边的绿豆糕铺,心思全在先买哪个填肚子上。

书院的学生们,午饭一般是自带,也有住的近的赶回家吃,或者家里富贵宠孩子的派小厮丫鬟专门送饭菜来。

舒媛不定性,几种形式时常换来换去。今日不知道付佳儿回来,舒媛原也打算在外面吃。天热,带饭盒容易馊败,跑回家又嫌热,差人送来也觉得怪辛苦下人的,不如就近吃来的舒服自在。

付佳儿有人接风,舒媛本不打算跟来凑桌儿,但付佳儿一早就拉了舒媛不让她走:“你知道是谁,就更不能不去。只有我与他同桌,我羞也羞死了。”

舒媛反问她:“羞死了你为什么还要答应?”

人太耿直就是不好,此话一出,换来付佳儿一顿羞捶不说,还得道歉并主动应下陪吃饭的事。

此刻请客的人还没来,周围人都在谈论丰王妃入城。

付佳儿和舒媛感叹:“丰王对王妃真是钟情,打仗的时候,怕伤着王妃,不肯带她去前线,对王妃发誓发生身边只带小厮侍卫。”

“可见丰王是妻管严。”

付佳儿跺脚:“你就不能往浪漫点的地方想吗?”

这会儿人到了二楼,实在闻不到楼下的肉馒头和绿豆糕了,舒媛安奈下惋惜之情,安慰付佳儿:“放心,丹哥以后对你也是妻管严的,你不用着急。”

身后传来一声低笑:“这是嘀咕我什么呢?”

舒媛回头,来人一袭青衫,浅笑盈盈,如画中之人。若说付佳儿是独一份儿的西美人,那这人就是东边男子书院里绝无仅有的东公子。

舒媛对他眨眨眼:“说你做人不厚道,请客还来这么晚啊,丹哥世兄!” 半点没有背后说人被发现后该有的自觉。

“陈公子。”付佳儿福身一礼。

陈子鹤,表字丹哥,是陈府的二公子,在书院的男书斋读书。陈舒两家世交,舒媛和他从小相熟。不过如今与之更相熟的,怕是付佳儿了。

两人没有言语,眼神中却来往过无数的东西。

在一朵红云悄然爬上付佳儿脸庞时,舒媛笑眯眯的拂开椅子,道了声“真是好饿呀”,真是无时无刻不提醒有人今天迟了个到。

陈子鹤怕了她了,提着手里的纸包儿,对她抱拳:“先去买杏花楼买了糖酥才迟到的,我这就点菜,好不好?”

舒媛手撑半边脑袋,不回答,一直到付佳儿在底下踢她凳子。

舒媛叹了口气,“算了算了,谁让你是去买我喜欢吃的呢!”付佳儿怕胖,绝少碰这种甜腻的东西。天热,那糖酥也很容易融化黏在一起。舒媛接过那包糖酥,“等会儿我要一个冰婉,把糖酥拌在冰里吃。”

“好好好。”陈子鹤好脾气到极点,他招了小二来点菜,目光在对面付佳儿身上温柔的顿了一下,“刚刚是在说丰王妃来的事?”

付佳儿因他这一眼,脸上才淡一些的红云又浓了回来,“大伙儿都在说呢,就顺耳听到些。”

陈子鹤笑,“这事现在全县都在传,听说不光丰王妃,连丰王世子也一并到了武进。”

他与小二和完菜单,往舒媛看去,“说起来,那丰王的别院就在舒府边上,两家以前还有过走动,是不是?”

“啊!真的吗?”付佳儿知道舒家富贵,却没想到还与藩王有往来,“那媛媛回头岂不是能见到王妃和世子?”

舒媛晃了下脑袋:“世子哪里要等回头,世子现在就可以见呀!”

她坐在窗边,付佳儿以为王府的队伍已到了下面大路上。探头看了下不见大街上有丝毫异样,才发觉舒媛正用指尖点两耳朵上红玛瑙做的小柿子。

“是不是现在就看见柿子啦?”舒媛又摇头晃脑的点了下耳坠。

付佳儿哭笑不得,“我说的世子又不是那个柿子,媛媛你又耍滑头!”

她的声音说响了些,引得周围人看过来,便有人窃窃私语。

“诶诶,那不是西美人付佳儿。”

“嗷嗷,那是书院才子陈子鹤。”

男才女貌,画面和谐,付佳儿意识到自己引起了注意,窘的脸能滴下血来。

舒媛像是什么也没察觉,道:“窗口的太阳有些晒,佳儿我俩换一下座吧。”

她开口起身,旁人惊觉原来舒府的小姐也在,并不是才子美人私会,舒陈两府是世交,舒媛和陈子鹤混在一处,于情于理都说的过去。只是,一个完美的画面叫矮墩墩破坏了,唏嘘难免。

陈子鹤向舒媛投去感激的一眼,道:“好久不见,世妹最近似乎长个了。”

“真的?”舒媛抬手摸摸头顶心,欣喜道,“那说明我也要抽条了呀!”

这事都快成舒媛心病了,付佳儿忍不住笑道:“是真的,我也感觉你长高了。”话音刚落,心头像被什么划过了痕迹,她的目光在陈子鹤和舒媛之间转了下。

那两人各喝各的茶,眼神都没个交汇。

付佳儿:“你们俩……也很久没见了啊?”

舒媛:“你不在,丹哥光顾着读书,什么人都不见呢。”

“陈府和舒府最近也没走动呀?”

“走动了啊,不过几次去陈府都没见到他。”舒媛没好气的眼睛一转,“自打我哥去了京城,不光陈府的人,全武进的人都只想见他一个舒家人了。”

她说的气呼呼的,两只手做出小猫爪的模样,对着空气虚虚的抓了一下。舒家公子中了探花郎,不知是多少江南才子但求一见的少年偶像。在她心里,仍旧是不顺心意时,随时可以抓一爪子的坏哥哥。

付佳儿娇嗔的往陈子鹤看了一眼,“你怎么能光顾着读书,不理会媛媛呢。”

陈子鹤拱手:“罪过罪过,这不是你一回来,就急赶着来见你和世妹了。”

付佳儿这才笑了,两人的眉眼里都是温情。

舒媛不禁对还没上桌的菜肴产生无限向往。

延伸阅读

道君策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74946.cn/nnuq.shtml
“你这是不信任我?”林老不舒服了。作为玉轩阁的特聘鉴定大师,他也是有自己傲气和尊严的

魔佛之灵魂摆渡之奇怪的人  http://www.74946.cn/taa.shtml
少女娇嫩的耳垂上吊有翡翠绿的玉坠,微微摇动着,少女的一颦一笑都带有尊贵感,但是少女话

嫁给千亿大佬[古穿今]冤家路窄  http://www.74946.cn/abv5.shtml
第六章冤家路窄三五个身影突然堵在了门口,可以看得出这几人是从隔壁的包厢走来的。壁虎脸

诸天大主宰在线阅读湿漉漉的小麻雀  http://www.74946.cn/dpkp.shtml
进来的人骨架并不壮实,在一群酒馆里那些五大三粗的海盗中更显得弱不禁风。多莉丝从人刚进

[柯南同人]Aurora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74946.cn/ux9b.shtml
究竟是怎么到了这种地步的呢。八岐大蛇扒拉着万倾的手机,将里面的软件误删了不少,也不知

醉酒被吻后幽若  http://www.74946.cn/uluu.shtml
身后那一人一虫依然急速朝他冲来,那个人类似乎是认定了方岩,死死咬住不放,方岩对这个人

筝扬阳春念知音gl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74946.cn/aak0.shtml
温热的水,像是回归母体一般的感受,让安妮浑身的疲惫都渐渐消散。就像是即将融化的盐粒一

我只是个弱书生[综神话]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74946.cn/a0tt.shtml
纪青尘笑了笑,收起了眼前的档案。又想起下午的事情,他面色微微一沉。那个男人好像叫苏什

再入侯门之逐渐展开的真实(9)  http://www.74946.cn/u1ov.shtml
第二天早上比利起得比平时晚了许多。不过他可有个相当好的借口:和蝙蝠侠相处当真是件累人

我男人的白月光回来了之余思思,你醒醒(8)  http://www.74946.cn/akcw.shtml
周五余思思过生日,还没到下班时间余思思就拉着霍温秀约好晚上一起吃饭,本来霍温秀不想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带着手机穿古代斩杀夺魂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你在干什么呢?”一声轻灵般的带着焦急的声音传来。这是一个和龙啸天差不多一般大的小姑娘。这位小姑娘原本的名字叫婉莹,不过现在的名字叫龙婉莹,是龙啸天的爷爷龙鼎天给起的。她小时候是被龙啸天的爷爷捡回来的,一直让她跟在龙啸天的身边照顾他。不过也确实是她一直在伺候他。龙婉莹比龙啸天小

  • 千金夫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南阳城西北方,姚水流经隆中,层峦叠峰,松柏葱岭,景致十分秀丽,其中一座山岗蜿蜒如龙,气势雄浑。山势如同一条巨龙静藏于山林间,翘首仰天,盘踞大地之上,所以当地人送给这山岗一个雅号——巨龙岗。显然,没有任何作者会去介绍那些没有意义的东西,所以,当刘逸骑着骏马沿官道一路南下途经这里的时候,便看见了令他极为

  • 官居极品(科举)伟大的父母恩(2)

    就图老师对红豆好点,红豆在学校好过点,红豆才进高中的时候跟不上,第一回摸底测试靠了一个全年级倒数第一,因为上课听不见,她想借笔记,可是谁借给她啊?老师是好,可是没有豆妈在后面这个低三下四的,你说红豆能有今天吗?豆妈想想红豆才入学的事情心里就是有一股气,都是这个领队闹的,她现在都恨死这个人了。领队老师

  • 封尘大帝在线阅读混族公主

    大家好,我叫里斯,是混徒中的老七,也是能力最强的一个。不过,自从西娅来到队伍里的时候,大概最强的就是她了,她对所有人都很好从以前就知道了。只是也奴好像在圣混大战的时候把她关起来保护她,要不是混徒们和他父亲完好无损,她大概早就冲出来。我觉得她的力量是和也奴一样的,现在更是超过了她自己的父亲,有人重伤自

  • 古代宅门生活之圣域传说:忽悠撒加

    匕首精光一闪,眼看就要刺中女婴,嘭的一声,一道光芒闪过,祭坛方向随后向弹出一股气流。刚才发生了什么?凌云没有看清方才发生的事,只见忽然闪过一道光,随后出现一名身穿黄金圣衣的银发男子,照面的功夫便从撒加手中夺走女婴。银发男子的圣衣带有两副羽翼,毫无疑问,这正是射手座黄金圣斗士,艾俄洛斯!“你究竟是谁,

  • 古代人保护区在线阅读第六章

    星期五,北国酒店,林可红和陆沉?“今天跟晴晴约好了——”林可红的话突然响在苏垚耳边,霸道得几乎占据了他所有接收外界声音的感官。他突然觉得呼吸不顺畅起来,每一寸空气都像沾满滚烫的尘土,顺着气管灼烧五脏六腑。大概是这感觉太强烈,苏垚甚至忘了自己还挤在人流中,竟然就在大马路上扭头死死盯着他们俩,完全没注意

  • 被娘炮系统碰瓷以后(快穿)第五章在线阅读

    顾九命迈步而下,衣袂翻飞。她不能跟丢司南庚,否则去空神域便是做梦。从上方一直到木屋,有一条小路,路上颜色与四周不同,这路倒还有些距离。一行人便到了木屋处,这木屋远看着似乎很遥远,然而来到面前才发觉是个庞然大物。青衣轻轻推开门,众人站在门前,望着屋里黑洞洞的环境,谁也没第一个进去。最后是慕子镇带着人先

  • 晋江女穿到起点文在线阅读第1节

    等我睁开眼睛,还是被一盆冰冰凉的水泼醒的,在这初冬使我浑身冰凉。我手脚被捆住,环顾四周,我判断不出这是白天还是夜晚,这里似乎是牢笼,地上枯草凌乱一地,墙边摆放着折磨人的铁器和鞭子,眼前站立的人是刘筠。我的肩颈有些酸疼,极力回想着自己似乎刚刚从承明殿出来,怎么现在会是在牢笼。“九王妃,你可醒啦。”他手

  • 无限奥特系统之守护第十章在线阅读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已经彻底瞒不住了。其实,早在梁颖怀孕一事闹上热搜时,小赵太太就已经意识到了。她倒是果决,收拾好东西,包袱款款的回了娘家,并让她娘家的父兄出面同赵家协商。与其说是协商,不如说是敲打比较恰当。小赵太太娘家姓李,李家是当地的土著,比暴发户赵家有底蕴多了。不过,真要论起经济实力,那确实是不

  • 穿越吧魔法少女们第三章在线阅读

    岁月如梭,实际上也没有梭多久,其他鸟儿也相继破壳而出。作为一个决定不走寻常路的鸟人,几个鸟壳都没浪费,全部被小车吃掉了,一次吃一点一次吃一点,全部进入了小车的肠胃。毕竟鸟壳里面含有充足的钙质和一定的微量元素,不能浪费。又是一天两天三天……,做了一段时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慵懒生活,小车终于发现自己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