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网王)盛放如莲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白菜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安米巴格拉西觉得,间桐雁夜承包了间桐家所有的良心。

间桐鹤野,如今间桐家名义上的当家,不曾具备丝毫的魔术天赋,一个没什么实权的傀儡,整天就知道喝酒度日醉生梦死,后来那份圣遗物他找到了魔术协会做了下家,他几乎是侮辱性地把钱甩到了间桐雁夜的身前。

假如不是间桐鹤野还有点看人脸色的本事,安米巴格拉西保证他势必会为他的出言不逊付出代价——如果不是嫌弃可能会脏了自己的剑,早在间桐鹤野冷笑地对间桐雁夜说着“你怎么不死在外面”的时候这家伙就会命丧黄泉。

间桐脏砚尚未死去,却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了,他不出现在她的面前添乱,她也懒得对这个已经失去本心的家伙做出什么。

至于间桐慎二,他虽然年纪尚小,但毫无疑问,他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间桐樱如果停留在间桐家,她一定会嫁给间桐慎二,以此作为“母体”,诞生下一代间桐家的继承人,从而参加下一次的圣杯战争——毕竟圣杯战争是以60年为一度展开的。

间桐慎二的性子非常独,自己没什么本事,还要对樱这个小姑娘冷嘲热讽,生怕自己被抢夺了地位,发觉了对方的处境后却带着高高在上的怜悯,真是白瞎了他那张长得还不错的脸。

目前,间桐慎二已经被他父亲间桐鹤野送到了国外避难。

安米巴格拉西盯着这个发着烧的小姑娘,间桐樱足足在间桐家门口站着等了五个小时,这对一个年纪尚有还大病初愈的小孩子当然吃不消,而究其原因,却是间桐鹤野喝醉了没能听到门铃声。

间桐家好歹也能算是一个魔术世家,没有主人的允许外人要闯入就必须打破防御,樱没有那个权限,而她来的时候,很不凑巧地是间桐雁夜和安米巴格拉西正好不在。

间桐樱再怎么样,好歹也是差点成为间桐鹤野儿媳妇的小姑娘。

安米巴格拉西一点都不想去考虑间桐鹤野到底是真的醉的不省人事,还是听见了也故意装作没听见,这种事情分明无关紧要。

就单凭那个男人可以冷眼旁观一个小姑娘经受那样的遭遇开始,他就早已经表现了令人作呕的内在了。

樱在昏过去之前,还留下了一句话。

“姐姐。不见了。”

安米巴格拉西转过头,看着间桐雁夜疲惫的眼,他的神色晦暗。

“我刚才和葵通了个电话,告诉她樱在我们这里,可是她……并没有发现樱不见了。”间桐雁夜捂住了脸,遮住了他挫败的神色,“如果不是我问她,她还不想告诉我凛也不见了……”

“她的丈夫在这一次的圣杯战争中也同样是参赛者。”安米巴格拉西很客观地指出这一点,“她会提防你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间桐雁夜摇了摇头。

“我不过是和她有个青梅竹马的情分,我比不上她现在的家人,凛还有……时臣,”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念出那个名字,“这没什么,从我参加她的婚礼那一天,我就已经隐隐约约意识到了。”

他不过是一直不敢承认。

他放下手,望着床上满脸通红的间桐樱。

“可是樱,樱也是她的女儿啊。”

为什么樱会这么一个人偷跑出来呢,比起葵却更要信任他这个一年见不了几面的叔叔。

小孩子总是能够敏感地分辨出别人的善恶,明明樱也离开了这么久,但就因为凛不在而使得葵没有察觉……间桐雁夜不敢去想。

他有些迷茫。

如果葵没办法照顾好樱的话,他让樱回到葵的身边,这样真的好么?

“我该把樱交给谁?”

安米巴格拉西没有回答。

她知道这家伙只是在自言自语。

他们在一个无人的小巷找到了慌慌张张正在逃跑的远坂凛。

葵多少还是信任着她幼时的好友的,在雁夜再三地请求和保证之下,她终于说出了凛离家出走的真相。

像凛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正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他们憧憬着自己能变得非常伟大,打倒坏人救出挚友,还能替自己深爱的父亲打探消息,这已经足够成为冒险的理由。

在都市的杀人狂和小孩子们都开始失踪的报道背后,自然是藏着圣杯战争的冰山一角。

为此,处于“中立方”的圣堂教会都下达了暂时停战,共同打倒Caster的旨意。

凭着间桐家四处散布的虫子,他们终于发现了远坂凛的身影。

“……雁夜叔叔?”远坂凛睁大了眼,她第一反应像是要冲到这个熟悉的长辈的怀中,却又硬生生地停住了脚,稚嫩的脸上看起来有些纠结,“你也是圣杯战争的参赛者是么?”

安米巴格拉西随手斩了身边的海魔,她饶有兴致地迎上远坂凛警惕的目光,不用多说,这个小姑娘的脑瓜子里正在提防着她自己会成为威胁远坂时臣的筹码。

虽然安米巴格拉西挺想这么做的,但她那位护崽的臣下一定会不惜动用令咒惹怒她也要强迫她改变主意——尽管这并不能算他的崽。

“到我这来凛,我带你去见葵,她找了你很久了。”间桐雁夜不留痕迹地挡住了安米巴格拉西对凛的目光,“樱也很担心你,她拜托我一定要把你带回来。”

他轻声而又温柔地诱哄着,努力地露出了一个微笑,左脸的虫子纹印变得更加明显了。

“……”骄傲的小姑娘微微抬头,把手伸向了间桐雁夜,“我要回到去见母亲还有樱的权衡之计,所以我才没有违背母亲让我不要和你来往的命令。”

安米巴格拉西挑了挑眉,间桐雁夜又笑了。

前往小公园的一路上,间桐雁夜抱着远坂凛,而远坂凛环着雁夜的脖子,兴致盎然地和安米巴格拉西聊着天。

——这可是难得一见的servant啊!

安米巴格拉西也非常耐心地回答了所有天马行空的问题,从真名到时代的风俗啊,再到以前的经历,这样的有问必答还使得安米巴格拉西硬生生地接了几个雁夜狐疑的眼神。

雁夜把凛交还给葵之后,再向葵说明了樱还在生病所以不便挪动的情形,就带着安米巴格拉西匆匆地离开了,安米巴格拉西盯着葵一步三回头的眼神实在是让他有点紧张。

“……凛她还小呢。”间桐雁夜认认真真地注视着安米巴格拉西,“王,您……”

“……你想什么呢间桐雁夜。”安米巴格拉西有时候挺想敲开间桐雁夜的脑子看看,看看那里面的回路是不是混乱得一塌糊涂,“我只不过是觉得她有点像我以前认识的某个人……啊某个神明。”

“神明?!”

“别一副大惊小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作为我的臣下太丢人了,你不是也知道那个年代的神么?而且,我说她有点像是指性格上,凛那小丫头还是比那位女神脾气好上太多,当然至于容貌上,那可就差远了。再怎么样,伊斯塔尔的脸也是我曾经的初恋。”

间桐雁夜:“……”

他一时间觉得槽点好多都不知道怎么吐槽了。

安米巴格拉西是一个对长得好看的人都会非常宽容的王,会让她单独把容貌拎出来就足以证明那位女神的性格有多么糟糕了……等等!伊斯塔尔!

“您说的是那位伊南娜女神么?那位天之女主人还有乌鲁克的保护神?后来侧面把吉尔伽美什的挚友恩奇都害死的那个!”

凛和她性格像?

……怎么可能啊!

“什么?!那个女神把恩奇都杀掉了?”结果安米巴格拉西的反应比间桐雁夜还要大,“她怕不是得了失心疯!那张可是和夏哈特一样的脸啊!”

间桐雁夜觉得,自己还是不要问夏哈特是谁比较好。

“……您没看完那本《吉尔伽美什》史诗么?”

回答他的是安米巴格拉西的一个白眼。

“开玩笑,那本称赞吉尔伽美什多么伟大的破玩意我怎么可能读得下去,我刚读了一章我就差点吐了出来,丢到一边就算拿来烧柴火我都嫌恶心。不提他那个尽倒人胃口的家伙。”

安米巴格拉西摆了摆手,转而摸了摸下巴:“你倒是没告诉我你暗恋的那位葵也是绿发的……也不知夏哈特现在怎么样了,哦你还不知道夏哈特是谁吧……”

不,我不想知道。

间桐雁夜冷漠脸,但显然master和servant之间并没有心灵感应。

“是一个非常漂亮,而且性子比脸还棒的小姑娘!如果我登基为王,她必然会成为我的王后——可惜这个提案被她微笑着拒绝了。”她的口吻有点惋惜,“真想再见到她啊。”

间桐雁夜没有说话。

因为他看得出来现在的安米巴格拉西,已经陷入了回忆中。

当天晚上,他就做了个梦。

站在安米巴格拉西对面的,是一个精致漂亮得不像人类的女性,绿发绿眼,好看得简直如同是传说中的精灵。

“安米,你为什么要和我说明天不要前往王宫?你打算……”

“嘘……”安米巴格拉西的手指放在了那个绿发少女的唇上,她微笑着,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你别牵扯到这件事来。就算我失败了,也与你无关。”

在被送往基什之前的告别,安米巴格拉西也对她说:“你说过,等我成为了乌鲁克的王,你便会成为我的祭司长——现在你可走不了什么裙带关系,你该不会就因此失败了吧?”

她们从小就一起长大。

一个住在王宫,一个住在神庙,这么点的距离从来都阻止不了她们的来往。

乌鲁克的每个角落,都曾留下她们相伴而行的脚步。

她们曾在王宫的床上打滚嬉戏,她们曾在街上享受吃食,她们也在杉树林中同野人玩闹。

幼时的她们曾经共同许下对未来的雄心壮志,一个会继承乌鲁克的王座,一个会立于神官之首,到时候……

——再没有什么能将她们分开。

她们将永远形影不离。

延伸阅读

最牛特别教官第十章  http://www.138idc.cn/ss9e.shtml
两人静静地走在‘羊肠小道’间,空气中飘散着若有若无的樱花香,雪渐渐地越下越小,却将道

八门遁甲之无忌传撕破脸皮(求鲜花收藏)  http://www.138idc.cn/n05o.shtml
陈昆破开了一处禁制漏洞,从外面看,只是透明空间上闪烁着一些符字,但进入之后,却是数丈

从白蛇传开始修仙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138idc.cn/dk7s.shtml
孟凡平静答道,同时打量起面前正襟危坐的判官大人。国字脸,剑眉星目。五官组合在一起并不

以前的以前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138idc.cn/s1dl.shtml
公孙钤拿着通知走到讲台,大声地说:“校篮球队今年很多学长都退了下来,我们一年级的大概

[博雅×晴明]阴阳师之鬼怪物语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138idc.cn/xzy3.shtml
第二天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在床榻上,却没照见皓天的身影。昨晚的宿醉没有给身体带来一丝

[猎人]想象之中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138idc.cn/sckj.shtml
李小峰站了起来,笑嘻嘻道:“那你想打架?”“好!明天,就在学校的武馆等你!”张青石说

隐婚对象是神明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138idc.cn/bra6.shtml
站在天台,夜殇如同帝王一般欣赏着这个不久之后就会属于自己的世界,一股霸气之色油然而生

左丘纪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138idc.cn/gofq.shtml
“她更是向德国的铁匠订购了全套的处刑工具;于是不久之后,在她度过了她大部分成年时光的

白夜问米重生玄幻小草【新书求收藏】  http://www.138idc.cn/d2ep.shtml
骄阳毒辣,遍地尸骸。一根骨头都足有山川那么大,这是一个远古的众神战场,整个天空一片血

农家有喜:锦绣小娘子危机!  http://www.138idc.cn/nncu.shtml
森林里光线yin暗,虽已是白天但骄阳还未升起,森林间还是一片朦胧。使得森林看起来格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生存期限在线阅读黄府宴客

    烛台的火光微弱,照明也不过巴掌大的地方。黄府的灶房很大,但窗子正对东侧,月光勉强斜照进来,这才让里面没那么昏暗。秋生手持蒲扇,不停地摇着。刚刚与秋菊闲聊,还被这丫头调侃了一番。他可不敢轻言自己想要看她家小姐,不然未免太过孟浪。秋生连忙对秋菊说:“我可没说,你这么给你们家小姐惹麻烦也不怕她们惩治你吗?

  • 大明:啊!我太监了!第四章在线阅读

    陆锦鸢纠结地扑腾了两下,毛茸茸的小脑袋才从比她大了两倍的手巾里探了出来,但两只小爪依旧与勾出的线丝缠绕不清。她愤愤地在手巾里一阵蠕动,耳边却传来了一声轻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在某个煞星的怀里大胆地滚来滚去。她不再挣扎,僵硬着身子乖乖地任他抱着,但这怀抱的主人,凤眸里都是笑意。他修长如羊脂美玉般

  • 玄幻:我的武魂是祖巫第七章在线阅读

    究极之洞之内部,是分布广泛的冲动分别是一级洞(无环洞)二级洞(一环洞)三级洞(两环洞)四级洞(闪光洞)又分为红黄蓝绿白除了白色时空洞是固定的异兽洞(也是前往究极大都会的洞)其他都是随即出现的别属性宝可梦(**里有宝可梦世界的神兽,因为这里讲的是整个宝可梦世界,究极之洞含有宝可梦世界的神兽就不写了)同

  • 吸血鬼骑士·白皇后之搭档

    “是吗?可是如果和你一组的话,我真是担心会被你的愚蠢传染呢。要知道,笨蛋配蠢蛋,一起完蛋。”阿黛莱德毫不犹豫的反唇相讥。对于从小到大也是被娇惯着长大的阿黛莱德来说,贵族之间私下耍的小心眼她还能勉强忍耐,但是对于这种蹬鼻子上脸的行为一定要当面打回去。她是来霍格沃茨上学的,可不是来受欺负的。听了她的话,

  • 湮灭噬界第六章在线阅读

    东冥细眼微勾,合着手从书房门外走进来,客气着对浅羽道,“辛苦姑姑了。”浅羽忙起了身,绕到书桌前,欠身对东冥作了礼,“神君来了?”东冥抬手,扶着浅羽的衣袖,将浅羽扶起,“姑姑不用如此在意礼仪,我神虚殿不比两海龙宫,随意一些便好。”“神君客气了,”浅羽不敢抬眼,仍是低着头道,“浅羽正在看着百年准备的祭奠

  • 绝灭龙魂在线阅读第9节

    苏浩然没有找到尹梓沫,丧气的回头,却赫然发现舞池中,亲密共舞的两人!刚刚还口口声声说他背叛了两人的感情,吵着要分手的女人,转眼就和其他的男人这么亲热!好你个尹梓沫!他一直以为她是一个保守本分的女人,想着结婚以后,他到家搂着这朵娇花,出门还有一群浪荡野花任他采撷,本来该是件多幸福的事。没有想到她也是一

  • 尸汹在线阅读坑惠岸行者

    熬漓就这样呆在了孙袁身边,邪恶的孙袁一度想利用自己的身体去安慰小萝莉受伤的幼小心灵,实施自己的推倒计划。可惜,他的身体不行,虽然男人最痛恨这句话。因为孙袁没有实体,金箍棒他又控制不了!“我啥时候才能控制这金箍棒身体啊,到时候就能大杀四方了!”遇到妖怪,呆!尝尝俺老孙金箍棒的厉害!遇到漂亮的女妖怪,呆

  • 被自己掰弯了肿么破在线阅读远距离起跳扣篮

    方溪抓住了莫雪衣娇嫩的手指握了一下,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放心吧,你好好的看着,我一定羞辱死楚少泽!”方溪说完了,就带着自己的队员朝着场中的篮球场走过去。当两个班的球员在篮球场中心相遇的时候,众人都在观众席落座了。“你们这次的比赛难得,就是重在参与而已,不要太过争强好胜了,你们真正的现场,不是篮球场

  • 第一大佬的末世生存守则之辞职(7)

    第七章辞职实在难吃,裴沐航觉得食堂的师傅需要好好检讨一下了,要不然他们还以为起航的钱那么好赚。“通知食堂经理,我只给他一个礼拜的时间整改。”“知道了,只是……好。”高梧修欲言又止,说实话他觉得食堂的菜还可以,而且没必要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大动肝火,完全不像裴沐航会做的事。“有什么话就说。”“整改是好事,

  • 萌妃在上:妖孽王爷请走开之第九章

    坐在食堂独自吃饭时,徐殊年听着隔壁桌几个女生,在聊A大最近的怪事。其中一个说最近一周内学校接连出现了两起学生跳楼事件,而且两名同学的死都十分突然,完全找不到自杀的征兆和理由。另一个女生则说,她从老师那听到的,跳楼的两个都是男生,而且是在同一个地方跳的,就是学校那栋荒废的实验楼,现在那栋楼已经被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