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末世重启录之活着(5)

作者:蘑菇帆船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春天的蔚蓝晴空,花团锦簇,鸟儿为伴,啊,我的家啊。”

“宁静的避风港,快乐的天堂……”

“倚窗阅读是我家的床,琉璃床铺,也让人称羡。”

少年有些沙哑的歌声在病房里回响着,信乃轻轻哼唱着滨路曾经最喜欢的歌。

面色惨白如纸的少年就那么颓然地靠在枕头上,身体纤瘦单薄,视线黯然,微凉的月光透过窗户慢慢地从他身上倾泻下来,少年孱弱的身影似乎即将被风吹散般飘渺。

一旁的孩子静静坐在椅子上听着,也没有说话。

自从那一次在夏日祭里晕倒后,他被送到了医院当晚就发了高烧,等醒来以后已经又过了三天了。而他的身体自从那几天恢复了些后,就像是受到了致命打击后彻底垮了下来。

信乃看着窗外的天色,从光亮到昏暗,恍若看到了自己即将泯灭的生命。

死亡本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信乃的脸上是祥和的神色,大概……这就是他的宿命吧。

信乃的歌声渐渐弱了下来,少年无力地低着头,垂落的眼帘与眼睑相碰时仿佛能将世界碾碎,然后他的歌声静止了下来,眼睛缓缓闭上。

“信乃哥哥,我,我带你出去走走吧。”

耳边响起了孩子的声音,信乃皱着眉强制自己又费力地睁开眼,他僵硬地转过头去看着那眼眶红红的孩子,那个孩子的神色紧张,眼神里带着恳求。信乃的心口有些痛,抿了抿唇,张开口发出了低不可闻的声音,“我走不动。”

“那我背哥哥去。”夏目说的很认真坚定,这个孩子很温柔,但对于某些事情却又执着的可怕。他说完便小心翼翼地将信乃背在了身上,费力地一步一步很慢的从医院里走出去。

“你想去哪?”信乃双手勾住夏目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着,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的疼痛也渐渐麻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撑多久。

“哥哥马上就知道了。”孩子的呼吸有些喘,背着一个比自己大的少年,对他来说还是还太勉强,尽管如此孩子依旧咬着牙,双手紧紧托着信乃,步伐缓慢而又沉稳地走着。

深夜,一个小小的身影蹒跚着背着一个比他大的少年,在夜深人静的小路上缓缓走着。

昏暗的小树林里,有一股清新的气息。

今早似乎下了小雨,不知名的落花带着水珠在空气里缓缓碎开,花瓣有的落入草地之中,有的飘落在树干上,还有一些落在了他们俩的身上,然后毫无生命力地在空气里堪堪坠落,跌落泥土之上。

萤火虫被人所惊扰,在四处发散着淡然的光,似乎指引着道路般。

“这里是……”当信乃被气喘吁吁的孩子放下来的时候,他也认了出来,这里是当初他和贵志相遇的地方。他转过头看去,夜晚的湖面上风平浪静,柔和的月光轻轻地洒在粼粼的河面上,透射着浅淡的光晕。

“是我见到信乃哥哥的地方。”夏目的气息渐渐平缓了起来,额头上一层热汗,他眉眼弯弯地笑着,在萤火和月光下那双眼眸融合着柔和的令人感到温暖的光。

“我,只能送哥哥到这里了。”夏目轻轻说着,那个孩子嘴角勾着信乃熟悉的笑容,眼睛睁得很大,但即使这样眼泪还是落了下来,就这样笑着哭出来。

“如果是哥哥的话,一定能够找到回去的路的吧。”

信乃愣了愣,似乎忘记了所有动作,只是那样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孩子。

最后他抿了抿嘴,用力地点了点头,泪水湿了眼眶,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真的很开心,这些日子能和哥哥在一起。”夏目伸手胡乱地擦着脸上的泪水,依旧拼命笑着但是眼泪却止不下来,声音哽咽着颤抖,“我其实一直都是一个人,大家,好像都不喜欢我。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叫我贵志,第一次有人会牵起我的手摸我的头,第一次有人会抱着我一起睡觉……能够和信乃哥哥相遇,真的好高兴。”

终于不再是一个人。

终于有人可以在我难过的时候,陪在我身边握住了我的手,告诉我没事了。

“虽然这么快就要分开了,我,很舍不得。”孩子的声音越来越颤抖,双手完全遮住了自己的眼,极力压抑着哭声,“但是,但是……”

孩子已经完全说不下去了,他轻声呜咽着然后抱住了信乃,将头迈进信乃的怀里不再说话。

“我也高兴,很高兴。”信乃喃喃地说着,用力反抱住了孩子。似乎还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是所有的语音都被扼住在了喉咙口,那份压抑在心底浓重的悲哀伤痛的感觉,在这一刻却无法喷涌出来。

在这样凉意的夜晚,彼此温热的呼吸和那隔着衣服的体温似乎成为了世界仅存的温暖。

“咳咳!”突然信乃又开始猛烈咳嗽了起来,大量的鲜血从口中涌起,信乃的身体支撑不住的向后倾去,堪堪地倒在了草地上,他大口喘息着,视线忽明忽暗,呼吸越来越微弱,眼神空洞地望着夜空。

他拼命地眨着眼睛,尽力从那一片水雾的黑暗里看清那个孩子模糊的身影。

他还未来得及说话,也未来得及看清,突然一只小手缓缓盖住了自己的眼睛。

“春天的蔚蓝晴空,花团锦簇,鸟儿为伴,啊,我的家啊。”

“宁静的避风港,快乐的天堂……”

“倚窗阅读是我家的床,琉璃床铺,也让人称羡。”

耳边是夏目贵志轻声的哼唱,是那首很熟悉的歌,轻轻地萦绕在耳边,温柔而又平和。

眼泪从眼角静静滑落,信乃缓缓闭上眼睛,呼吸越来越微弱。

信乃的记忆越发的飘远,随着那飘渺的歌声,似乎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最后他听到那个孩子,很轻很轻的声音——

“哥哥,回家了。”

然后一切止于寂静。

直到过了很久,那孩子才将手缓缓放下,他歪着头注视着已经失去呼吸的信乃。似乎有些迷茫的样子轻声又唤了几声,然而他的信乃哥哥睡下了,泪水从脸颊滑下落在了地上。

深褐色的泥土在这一刻也映衬不出那透明的暗色,即使是满含着悲伤的泪水也只能不留痕迹地消失在了土地上。孩子的身体颤抖着,像是失了力气般伏在了信乃的身上,压抑的哽咽声持续不断,抓住信乃衣服的手指关节用力得发白。

突然有血红的光芒在眼前闪现,无形的力量将信乃身上趴伏的孩子弹开。

夏目摔在了一旁的土地上,满脸泪水却怔然地看着眼前得景象。

信乃的身上有血雾弥漫开来,然后从那凝聚地越发暗色的黑雾里展现出了一只黑乌展翅的景象,那黑乌狰狞地张大嘴大声吼叫着然后在血雾里盘旋了一圈后飞进了信乃的胸口。

信乃的身体缓缓浮在半空中,躯体舒展开来,微微仰着头,那血雾萦绕在周身将信乃的身躯完全笼罩在内。然后夏目看到了信乃的右手有黑色奇异的花纹蔓延开来,然后是一颗眼珠从皮肤间冒了出来,像是被饲养在血肉间般,那瞪着的恐惧的眼珠四处望着最后定格在了面容惨白的夏目身上,最后缓缓闭上了眼。

信乃的身体又一次从空中平落在了地上,血雾忽然消散。

夏目忘记了流泪,只是静静得坐在那里,呆愣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信乃。

那双眼又睁开,信乃望着天空那夜色,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一旁。

“贵志……”信乃愕然地唤了出来,然后猛地坐了起来却突然发现格外的轻巧,他迟疑地看向了自己的右手,是村雨,他活着,他还活着,而且又是村雨给予了自己生命。

信乃看着自己右手上的图纹,一时脑子里一片混乱,说不出现在复杂的感觉。

但是,他还活着。

信乃还没来得及多想,在看到夏目愣住的表情,信乃恍若被浸入冰水般的心沉了下来。

他不知道刚才贵志看到了什么,但一定是不合常理的景象。信乃知道,他刚才的确死去了,而现在的他变成了被村雨寄生的怪物,他的身体会维持在十三岁,无法一直停留在一个地方,当所有人都在长大,甚至老去,他的岁月却始终留在了过去。

而他现在所拥有的力量,是不该属于人类的,而这强大的力量对人类而言是有多么的恐惧他是知道的。他见过有人惊恐地喊着怪物然后拼命逃开,带着厌恶和恐惧的神色。

而贵志也会如此吗?贵志现在是在害怕吗?他,还会接近我吗?

一向不在乎别人看法的信乃,在此刻的心竟然动摇了起来。

他屏住呼吸看着夏目惨白的脸色,紧张地不敢开口,生怕这孩子转头就抛开。

信乃得呼吸一窒,看到那个孩子又哭了,眼泪一滴滴从那双纯粹的眼眸里落下。

而下一秒,自己就被紧紧地抱住,像是要被扼杀在那双臂之中般的力度。信乃下意识地就接住了夏目,思绪却还未缓过来。

在月夜下,那紧紧相拥而颤抖着的影子被缓缓拉长,在此刻他们的生命像是被紧紧联系起来般。

“信乃哥哥……你还在,你还活着……”

夏目的脸埋在了信乃的胸口,一次一次唤着他的名字,声音颤抖而又哽咽。双手紧紧抓住信乃背后的衣服,这一刻的温暖和安宁让他紧绷了很多天的神经骤然放松了下来,他的心猛烈地跳动着,眼泪再也止不住,终于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嚎啕大哭着。

信乃怔怔地看着远处,身体颤抖着然后低下头。

当看到怀里那颤抖的瘦小的身躯,他的眼泪忽的落了下来。

是啊,我还活着。

信乃咬着唇,用力得紧紧反抱住怀里大哭的孩子,脸摩挲着小孩柔软的发丝,温热的泪水一滴滴流进小孩的发丝里,最后终于也忍耐不住呜咽着放出声音大哭了出来,然后将小孩颤抖的肩膀抱得更紧,那哭声里像是把所有堆积已久的痛苦懊恼悲伤终于全部都释放了出来。

还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延伸阅读

鹰皇加盟  http://www.kathrynashcroft.com/brgr.shtml
鹰皇加盟详情西安鹰皇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专业珠宝公司。公司秉

久联加盟  http://www.kathrynashcroft.com/yfrl.shtml
久联伞业是一家专注于广告伞现货伞定制批发的大型有限公司。义乌市开森伞业是经销批发广告

恩斯达加盟  http://www.kathrynashcroft.com/xa9x.shtml
恩斯达手机保护膜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若家便利店加盟  http://www.kathrynashcroft.com/bcph.shtml
重庆若家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以24小时便利店经营管理、咨询培训、加盟连锁、物流配送为一

苏绫皮具加盟  http://www.kathrynashcroft.com/uqns.shtml
苏绫皮具加盟详情苏绫皮具是东莞建采皮具有限公司的品牌,正以专家的素质和专业人的水准向

金莎绣艺加盟  http://www.kathrynashcroft.com/p0pm.shtml
金莎绣艺成立于2006年9月.从事于十字绣原材料与相关配件的开发与生产,专为各地各地

鸿威世创经贸加盟  http://www.kathrynashcroft.com/y8av.shtml
北京鸿威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提供高质量的密封产品和流体机械及相关配件

厚琳加盟  http://www.kathrynashcroft.com/grzt.shtml
厚琳饰品总部是戒指、耳环、项链、手链、头箍、香巴拉手链、耳坠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舒遥加盟  http://www.kathrynashcroft.com/xcbj.shtml
舒遥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上好便利店加盟  http://www.kathrynashcroft.com/sz75.shtml
上好便利店加盟——公司简介东莞市星瀚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商业连锁企业,主要从事商业贸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情魇在线阅读谁叫你跑得快

    一身黑白女仆装,波澜不惊的银蓝色眼神,银白色的短发柳曦一看就认出了她是谁十六夜咲夜,一个女仆,一个有着时空能力的女仆,坚定的性格让她不会迷惘。那双眼睛让坐在轮椅上的柳曦都忍不住握紧双手那双眼睛,让柳曦看出了认可咲夜已经把柳曦看作主人了。果然加上那段自己加的祝词,自己的召唤成功了咲夜那能够控制时空的能

  • 强制沦陷[快穿]在线阅读第2节

    R国冰天雪地的南部山区安静的山林间突然响起了阵阵轰鸣声,8辆雪地摩托成一字型排列,在山林间急速行驶着。在爬上了一个山坡之后,最先到达坡顶的一辆摩托停了下来,其他几辆摩托见状也纷纷停了下来。“肖,我们分组搜查吧,这样能快一点完成任务,今天结束后,我们可以一起去喝一杯。你难得来一次R国,一定要尝一下我们

  • 他的红裙子呀!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七章这是逼我开后宫群芳情恋任务:身为最强系统的宿主,怎么能没有大量的美女疯狂追逐,怎么能不坐拥群芳,情恋永世。任务1:当一名系统女认证的顶级美女(魅力90以上),对宿主的好感度达到90时候,宿主将会获得抽奖机会一次(专项抽奖)任务2:当五名系统女认证的顶级美女(魅力90以上),对宿主的好感度达到9

  • 知途在线阅读第五章

    太玄宗缥缈峰德阳元君在问道,问何为道。何为道?弟子一片沉默,他们并不知。众人都在修仙问道,那到底什么是道?他们又在问什么道?一时间纷纷陷入沉思。秦青音也在不断扪心自问,何为道。初为先天灵根时,什么也不用想,自然而然就会修炼,就会法术。但却不知大道,不明天数,其后又逢宇宙量劫起,一心为自己找后路,哪有

  • 方舟之极点进化嗨,躺鸡萌妹!

    大概是手上这把98K给的勇气,商清清来到P城,第一个跳下车,就往城里冲去。结果刚跑了没几步,耳边就传来“哒哒哒”一阵密集的枪声,同时还有一个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连忙转身半弯下腰,商清清一头冲进旁边的绿房子里躲起来。另外三名队友也紧跟着进屋,很快冲上三楼,四处分散开,贴在窗边查看远处敌人。商清清也像模像

  • 皮生录升职了

    李清风的房间里,有着一股得道高僧的气息一般,这是一种檀香,也许自己在上个世纪生活的原因,檀香的味道总是和佛教挂着勾,迈步走进了李清风的房间里,赵凡差点以为自己进入了佛堂里。抬头望去,李清风在那里沏好了一壶茶,似乎在等着他的到来一般,见到赵凡推门走进来了,脸上露出了笑意,只是那满是皱纹的脸,笑起来委实

  • 兰陵王妃在线阅读第3节

    第二天中午,杨果收拾好东西下楼,打开手机看了看庄安志发来的地址,准备去坐地铁。城市的人类运输系统,拥挤的空荡的,各色人等身上不同的味道,他们脸上相同而又千差万别的表情,让她对一切公共交通颇为着迷。刚走到小区门口,催命般的鸣笛响彻街道。杨果循声望去,看见一辆车身被漆成荧光色的大奔摇下车窗,里头坐着一个

  • 昆仑不灭第1章在线阅读

    玄幻大世界。云海城。位于青洲境内一个中等城池,和妖兽横行的荒芜兽域相隔一片森林。一般情况下,云海城的武者是不会和荒芜兽域的高级妖兽起冲突的,就算相互厮杀也是极为隐秘。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荒芜兽域竟然冒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妖兽,像是发疯了一般,企图进攻云海城。无数的妖兽,体型巨大,散发着残暴的气息

  • 男主高攀不起,告辞(穿书)章 缘起

    “沓-沓-沓-沓”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在幽静的庭院中响起,由远及近,似乎暗含某种韵律,敲打在妇人的心头,一下一下,一击一击,将妇人本就烦闷郁结的心绪搅的更加混乱。脚步声渐进,伴随着走动间衣衫摩擦的声音。“吱”悦耳的一声轻响,香枝木制成的两扇房门被推开,站在门外的锦服男子迈步踏进屋内。屋内光线昏暗,男子

  • 弃坑太多我被迫穿书在线阅读天绝之体

    “天老,您说我是天绝之体,所修源气不需源海储存,那我应该怎么修源呢,”听着天老的话龙羽也很好奇。“神体,之所以为神体,修源方法肯定不同,神体修炼方法可比平常修源者难多了”天老笑着说道。龙羽看到天老这般和蔼,便彻底放下了心里的戒备。与天老左一句右一句的聊了起来。不过每当龙羽问道有关天老的事情,天老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