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DARK时空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秦二二 来源:17K小说网

甜甜丝毫没有想到,她站在客栈门前打气鼓劲的这点时间里,就已经有人注意到她腰间的鞭子。

当然,若是她知道爹娘的定情信物有那么大的来头,是一定不会带着它这么招摇过市的。

拎着包袱走进客栈,对着迎上来的小二哥,甜甜在询问了各类房间的差价后,果断地选择了最普通的。

虽然兄长离开的时候就给了她足够的银钱,但在她看来,睡哪里都是一样的,省下的钱还不如多买些好吃的,吃进肚子里更划算。

在客栈里休息了一会,甜甜就出了客栈,即使对京城不熟悉,她想就在这附近两条街逛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明天就要去见她失了记忆的爹,得准备些东西。

李景程离开甜甜后,很快就到了宁王府,看着络绎不绝的马车,喜庆热闹的场面,深吸了一口气,以他现在这个样子,自然是不能从正门进入,丢人现眼的。

因此,选择了一道比较冷清的侧门。

“大少爷,你回来了。”

守门的小厮有些惊讶,见他右腿不方便,连忙上前扶着,又要吩咐其他人起找主子,被李景程给阻止了,“去我的院子就行,其他的你不用管。”

小厮点头,自然不敢多事。

从侧门到他的院子有一段距离,遇上的下人都一脸高兴地跟他行礼,李景程知道,他们开心什么,二弟这么有出息,今日的庆祝,母亲定然会赏赐府里的下人。

鹏程院,是他居住的地方,院门口的牌匾是父亲在他进入崇明学院时所书的,他一直都记得父亲当时所说的话以及期待鼓励的表情。

只是,前世的他终究还是令父亲失望了。

院子现在很冷清,特别是跟外面的热闹相比较而言,留下看院子的人都只有两三个,见到他,倒是非常高兴,斟茶递水没有半点懈怠。

“大哥。”

李景程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房间门被退开,走进来一位穿着粉色裙装的姑娘,明眸皓齿,姚若桃李,看见他的腿,眉眼中露出几分担心,“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李景程看着妹妹,坐起身来,对于她伸手相扶,也不推拒,“宁宁,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稳重,怎么还是这么风风火火的,还有,我们现在都大了,你怎么能就这么直接闯入我的房间。”

李清宁听了他的话,撇嘴,“大哥,我知道了,我这不是听到你受伤,着急吗?”

“再着急也不能这样。”李景程皱着眉头按着自家妹妹,“我没事的,你赶紧去外面,离开太久,会有人说闲话的。”

李清宁张口就要反驳。

“宁宁,听话。”

听到他这么说,李清宁只得站起身来,“那大哥,晚上我再过来看你。”

“嗯。”

李景程点头,直到对方离开,才收起严肃的面孔,前世妹妹落水而亡,这一世他醒过来的时候,恰好赶上,人是救回来了,却性格大变,让人十分头疼。

宁王府这场宴会,直到傍晚才落幕,把最后一位客人送走。

“王爷,这是叶世子让属下交给您的。”

李希扬刚得空,身边的侍卫就上前,将一张纸条递了过去,打开以后,笑容微微收拢,对着一旁的康菁瑶说道:“我有事,出去一趟。”

“王爷,景程回来了,右腿骨折,你要不要去看看?”

康菁瑶询问。

“嗯,回来我就去,你请个太医来给他仔细看看,他现在还年轻,千万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走之前李希扬是这么叮嘱的。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康菁瑶点头,目送李希扬离开,紧接着让王嬷嬷派人去请太医,不一会,整个王府都知道,大少爷受伤回来了。

然后,李景程就得到了一波接着一波亲人的探望,直到太医检查后,说真的只是骨折,好好养着,很快就会痊愈,众人才放心下来。

这边,李希扬很快就到了纸上所说的醉仙楼,红衣男子站起身,拱手行礼,“李伯父。”

“嗯。”

李希扬点头,

黑衣男子没有起身,而是看着他,叫了一句,“王爷。”

李希扬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直入正题。

“浩然,时霖,你们确定那是护龙金鞭?没看错?”

红衣男子,叶浩然点头,“本来还不敢肯定,不过,我们查了一下,带着金鞭那位姑娘的事情以后,多了几成把握。”

因为宁王爷的私事,再加上他是晚辈,不好口述。

“才良,把东西递给李伯父。”

叶浩然身后的小厮立刻将手里的情报递了过去,李希扬仔细地看过,眉头都皱了起来,脑袋轻微有些疼痛的。

“李伯父,你没事吧?”

李希扬摇头,“无事,那位姑娘呢?”

“就住在对面的状元楼,如今出去闲逛,李伯父,需要我把她请来吗?”叶浩然询问。

“不必,我就在这里等着。”

李希扬摇头,恰巧,他的话刚刚落下,黑衣男子,谢时霖开口道:“回来了,绿色裙子,手里抱着布匹的那位。”

伸头,会功夫之人,眼力都极好,再加上对方慢慢地走进,即使天色已经有些黑了,李希扬还是把对方的长相看得一清二楚。

他觉得熟悉,却一点也想不起来,脑袋一疼,紧接着眼前一片黑暗。

“王爷。”

“李伯父。”

谢时霖和叶浩然在第一时间将倒地的李希扬扶住,“现在怎么办?”

“你送他回宁王府,我会派人在这里看着的,等宁王爷醒来,让他处理吧。”

叶浩然点头,虽然身为晚辈,这么想很不厚道,但他还是觉得,接下来的热闹肯定很有趣。

宁王府。

“夫人,你怎么了?”

王嬷嬷及时扶住身体摇晃的康菁瑶,“要不要请大夫?”

“不必,”

康菁瑶此时的脸色因为脑袋突然传来的疼痛,看起来很是不好,“扶我去大少爷那里。”

“是,夫人。”

很快,李景程的院子里,无关的下人被遣退,康菁瑶看着对方,笑着问道:“景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受伤的?”

李景程心里冷笑,面上却依旧是一副恭敬十足的模样,“母亲,我们遇上了山贼,秦嬷嬷他们都被山贼给杀了。”

康菁瑶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那你妹妹呢?”

“妹妹无事,她的功夫极好,我这次要不是有她相救,估计也回不来了。”

“老天保佑!”康菁瑶松了一口气,“能平安回来就好。”

“本来我应该今天就带着妹妹进府的,只是,到了京城,才知道二弟中了解元的事情,就私自决定先把妹妹安排在状元楼,等明日再说。”

李景程开口说道。

“你做得很好,明天我会让人去接她进府的。”康菁瑶看着他,一脸的放心满意。

李景程想了想,为了不引起对方的怀疑,又提了一句,“对了,母亲,她手里有一条金色的鞭子,无论是做工还是材料都是非常好的,我怎么看都觉得,不是他们那样的村里人家能打造得起的。”

李景程这么一说,康菁瑶立刻就想到了护龙金鞭,脸上的笑容不变,“我知道了,你妹妹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养伤,知道吗?”

“嗯。”

李景程点头,两人又说了几句客套的话,康菁瑶才离开。

“夫人,大少爷的话,可信吗?”

王嬷嬷开口问道,问题竟然出在那个乡下丫头身上,倒让她有些意外。

“不全信,至少有一部分是真的。”康菁瑶回到自己的房间,说完这话,就听到下人的来报,王爷昏迷不醒,连忙起身。

府里好一阵紧张,太医看过后,诊出是旧伤复发,要好好地静养。

康菁瑶坐在床边,看着安静躺在床上的男人,想了好一会,才让王嬷嬷上前,在她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王嬷嬷就恭敬地退出了房间。

状元楼里,酣睡中的甜甜,梦见自己在烧火,好像没控制好灶里的柴火,让火苗蹿了出来,然后,放在她身边的柴火也跟着燃烧了起来。

好热,越来越热,她感觉自己就像是火堆里的红薯,快要被烤熟了一般。

“哐哐!”

巨大而急促的锣声响起,甜甜被惊醒过来,本来就跳动得有些快的心,在看到房间外面的火苗时,一下子到了嗓子眼。

“着火啦!着火啦!”

外面好些人嘶吼的声音传来,甜甜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这是真的着火了,不是她在做梦,那还了得,以最快的速度跳下床,拿起枕头下的小包袱,绑在胸前,至于其他的东西就顾不上了。

打开房间的门,看着一楼熊熊燃烧的火苗正以极快的速度往上窜,妈呀,怎么办?就这么淌着火海过去,会死人的吧。

回头,关门,速度地推开窗户,下面的街道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好些手里拿着桶和盆,在努力的灭火,三楼而已,她有功夫在身,跳下去应该不会死的。

况且,底下也有不少人再催促客栈里的人往下跳。

深吸一口气,爬上窗台,跳下去的同时,为了保险起见,把手里的鞭子挥了出去,绕在挂着招牌旗子的木杆上,这么一个缓冲,她有惊无险,稳稳地落到了地上。

“姑娘,干得漂亮!”

有人对着她竖起了大拇指。

甜甜却没有理会,不停地拍着胸脯,“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村长说得没错,京城真可怕,才第一晚上就差点被火烧死,至于她现在只穿着一身白色的里衣里裤,脚都是光着的,形象什么的,都不重要,死里逃生,谁还有心思管那些。

“救我!我不想死!”

“啊啊!”

“娘,娘!”

状元楼上,各种各样绝望的声音传来,听得人难过得不行,甜甜跳下去以后,也不是没有人往下跳,只是,结果却是落在青石路上,当然死亡。

这人的下场就造就了现在的结果,后面是大火,前面是死路,怎么做都是死,可他们真的不想死啊!

甜甜抬头,看着上面的人中,还有好些小孩子,她看着都心焦不已。

“官兵怎么还不来!”

有人抱怨道。

“哪里有这么快,也不想想,起火到现在才多久,现在又是深更半夜的,肯定比白日里要慢一些的。”这话说得很有道理。

“真是造孽啊!”

“祸从天降啊!”

眼睁睁地看着这么多人被活活烧死,谁心里也不好受。

有人埋怨,“状元楼没事修那么高做什么。”

“幸好这么高,你也不想想,一楼的人一个都没能出来,现在是什么下场,上面几层的至少能多活一会。”

甜甜听着耳边这些老年人的废话,看着那气喘吁吁的年轻人依旧在不停地往里面泼水,她应该算是年轻有力的人吧。

一咬牙,跑上前,把手中的鞭子挥了出去,将它绕在之前的旗杆上,使劲全身力气拉扯,好在自从遇到了山贼以后,她都有练习鞭法。

长长地杆子顺着她的想法,倒在了三楼。

“快点,顺着杆子爬下来!”

接着,用她能吼出最大的声音朝着上面的人吼道。

其他围观的人反应过来也跟着喊。

楼上的人原本被吓了一跳,如今看着面前的杆子,心头一喜,就准备往下爬。

只可惜,在这样紧要的关头,却是最考验人性的时候。

这个房间里住着夫妻两人,他们都抢着往下爬,生怕晚了一步,就会被大伙给烧死,或者面前的杆子被烧掉,结果,你争我夺,谁也没有占到便宜,反而浪费了好多的时间。

站在下面的甜甜,看到这一幕,直接跳脚,气得差点吐血,早知道她就不应该图方便,把杆子扯到另外的窗户前面了。

延伸阅读

卜蜂莲花超市加盟  http://www.creian.com/6a1u.shtml
卜蜂莲花是泰国知名跨国集团——正大集团下属的零售品牌,1997年6月23日,中国第一

康丽根加盟  http://www.creian.com/ax95.shtml
2007年9月1日,Culligan®康丽根上海用户体验馆开业了。座落在上海市徐家汇

世纪宝贝加盟  http://www.creian.com/ua3e.shtml
世纪宝贝是石狮市世纪宝贝服装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创建于1990年,位于中国休闲服装名

洁然家居加盟  http://www.creian.com/yada.shtml
洁然家居收纳衣柜是衣柜、鞋柜、收纳柜、洗漱柜、pp魔片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东方白鸽洗衣加盟  http://www.creian.com/bljl.shtml
品牌优势:东方白鸽洗衣拥有30多年的发展底蕴,由一家洗衣店发展到今天成为全国唯一专业

蒙娜丽莎卫浴加盟  http://www.creian.com/6li9.shtml
广州蒙娜丽莎卫浴有限公司,隶属于广州蒙娜丽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自1995年以来,致力

贵州吉利纯电动车加盟  http://www.creian.com/slu1.shtml
在汽车服务行业里面贵州吉利电动车的名字是响当当的,从创办至今,一直为消费者提供好的汽

俪达化妆品加盟  http://www.creian.com/b2dr.shtml
俪达化妆品加盟详情郑州俪达化妆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集售后服务技术及销售

顺百资加盟  http://www.creian.com/ypy1.shtml
顺百资女装总部经销的女装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

兰斯贝儿加盟  http://www.creian.com/s1ff.shtml
来自英国的兰斯贝儿(NICEPER),是由康思得(英国)生物保健有限公司耗费多年时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零年代小修真在线阅读第3章

    “这是哪?好像电视剧里古装现场。”帷幔中,两排站着数十人,披坚执锐,一个个充满煞气!而自己,端坐上方,漆黑沉重的盔甲,腰间有一短刀,长枪在身旁插着,入地数寸。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魏延有点懵,我刚不是在宿舍刷剧吗?“啊,什么东西?”疯狂的记忆甩入魏延脑海中。我穿越了?网文小说里的穿越?可系统呢?穿越怎么

  • 征途乾坤第8章在线阅读

    “哈哈哈哈.........”雪见幸灾乐祸的笑声突然响起了,“你也有今天?叫你惹我生气,这下遭报应了吧!”此时吴鸣的内心是崩溃的。“卧槽,雪见!是不是你干的?你看我哪里不顺眼,告诉我,我改不改另说,但是你不能公报私仇啊!”“得了吧,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系统助手,我可没那个权限,这个锅我不背。”雪见的声

  • 塞北江湖鲜血养身,木遁查克拉

    第九章鲜血养身,木遁查克拉夜晚时分牧云坐在木屋外的台阶上吹着冷风,晚饭是中午带回来的虎肉,身体好了以后牧云的饭量比以前大了许多,一人就吃了半条虎腿,。“怎么不回去休息,山风太干,容易生病。”三河走了出来,说是劝牧云回去自己却坐在了牧云旁边。“我不会生病,我在想事情。”牧云的身体自己知道,就凭现在这旺

  • 重生农家女在线阅读第十章

    苏暮雪闭上了眼睛努力回想,可是她的脑海里除了浮现了一个狼字,其他的所有记忆都消失了。“我是来找人的,我是来找人的。我好像是来找人的。”苏暮雪觉得头痛欲裂,她有些意识不清,雪狼继续问道:“那你是来找谁的?”“狼,我是来找狼的,我不知道,我来找狼…”她记不得了,她居然忘记了,她怎么能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

  • [综漫]篮球场上的水仙花在线阅读第8章

    此刻对面几人看到林凡的动作,再看看那破损的大锤,眼前更是一阵眩晕。这可是白江收集了五十年的最坚固的材料,之后找了一名炼器宗师炼制的一件玄阶法宝。此锤重有上千斤,且其内铭刻了九个阵法,坚固无比,每当使用,便如同座小山凌空砸下一般,怎就被对面这人空手打爆了!几位长老的心中越来越惊恐,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更加

  • [综]当冲田总司成为审神者在线阅读第2节

    阿水。阿水是个瘸子,众人都看得出来。一个瘸子,能有什么用?龙问天抱拳道:“贵主人是哪位?”他见阿水谈吐不凡,背后的“主人”定然是个大人物,是以语气不敢有丝毫不敬。阿水道:“我家主人?我家主人是个二十岁的姑娘,江湖上也没给她一个外号,闺名则不方便透露。”龙问天乍闻他背后的主人只是个姑娘,心道:“一个小

  • 吞噬魔神之第二集.第二名死者(8)

    “喂!!张达的声音听起来火气十足,“你小子看哪呢?比赛开始了哈!“嗯嗯……我这才回过头来正视这个足足比我高出一个头的男人,“来吧!……整场比赛我也没有办法摆脱那双哀怨的眼睛,那个死女孩的眼神死死的嵌入了我脑子里,所以不言自明,我输了比赛,尽管阳炎很努力的在我这边左冲右突,可是俗话说得好,不怕神一样的

  • 星辰航海之武神赵子龙在线阅读第6章

    “呃……”聂守守被众人的目光都要将脸烧着了,没想到第一个问题竟然会这样的犀利,不由得低叹唐少欢这群朋友的口味深重。可是,不回答行吗?既然都参加了,也不能当哑巴吧。但是这种问题,要怎么当着一群并不熟悉的人回答?“行了行了,欺负人家一个新来的干嘛!”刚刚进来的被大家叫做“三哥”的男人,竟然抢在唐少欢之前

  • 一剑清流之福格特小岛(10)

    显然,刚刚的那个男人认得自己,不过,只要是从魔法学院毕业的学生,多多少少都知道赤夜月的名字,从赤夜月最初登岛到毕业离开的八年里,她的传说已经能编成一本书了。八年的时光,赤夜月从一个调皮捣蛋的女孩长成了让人浮想联翩的美丽少女,期间别人赠与的称呼也从“恶作剧女孩”变成了“赤夜魔女”,她的种种恶劣行径总是

  • 我劝诸神多节哀第六章在线阅读

    深秋的小雨把B市洗出了萧瑟的寒意,宋镇影视基地高大的单体影棚,立在灰蒙蒙的天地间。微博上,除了阮锦鲤的表情包还活跃在各处,《封天》换角事件已趋于平静。随着定妆照、试戏片段、主演互动等宣传铺开,阮骄号下,除了来求锦鲤转运,围观锦鲤的观光团,也多了小粉丝的花痴。阮骄上戏凶残魔尊,下戏呆萌小娇包的形象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