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极品透视之第十章(10)

作者:赤焰圣歌 来源:17K小说网

老夫人身后六个丫鬟团团转,两个忙着给老夫人擦干头发,两个匆匆拿来棉被盖在老夫人身上,两个用布巾裹着热鹅卵石给老夫人按揉胳膊,这才令老夫人冻得发白发紫的脸色稍稍好转。

她缓了口寒气,抬眼看向陆唤:“你救了我,你可有什么想要的?”

老夫人这话一问,宁王夫人脸色便不大好。

今日她邀请老夫人出来赏梅,本意是讨好老夫人,可谁知跟撞了鬼一样,竟然发生这种意外!文秀遭到老夫人厌恶与迁怒也就罢了,竟然还叫陆唤占了便宜,得了老夫人青睐!

老夫人在宁王府中说一不二,就连宁王都有些畏惧他这位武将世家的母亲,若是叫陆唤得到了老夫人的赏识,那以后自己的日子还能顺心么?

可有什么想要的——他一个庶子还能有什么想要的?自然是想要与两个嫡子平起平坐了!

宁王夫人心中恼怒,却不敢表现出来分毫,只关切地立在老夫人身边,对陆唤柔声道:“既然老夫人想赏赐你,你便大胆地说吧。”

而老夫人心中自然也有所考量。

她虽然不经常出梅安苑,但看人一向很准。

宁王府这三个孩子当中,陆裕安虽然还算成熟稳重、但实在是过于平庸,毫无亮点锐气!而陆文秀就不必说了,今日看来完全就是个废物点心!

偌大宁王府,竟然只有这个庶子能力出众,远远胜过那两位。

况且今日他还跳下那寒冷刺骨的冰水中救了自己,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给他以嘉奖。

只是,老夫人心里也很清楚,嫡庶有别,陆唤提出别的钱财要求也就罢了,若是想和两个嫡兄长平起平坐,那便未免太过贪心了。

她正这么想着,便听陆唤开了口。

“陆唤喜静不喜闹,希望我的住处今后不可有人随意进出,望老夫人答应。”

宁王夫人与老妇人俱是讶然——

老夫人愕然:“就这?”

少年的嗓音清冷,没什么情绪:“就这。”

一旁跪在地上的陆文秀则脸色一下子青一下子白,陆唤他什么意思,喜静不喜闹,是在暗讽前几日自己率领众人闹哄哄地去栽赃他吗?难不成他要趁机当着老夫人的面算这笔帐?!

老夫人万万没想到陆唤的请求如此简单,就只是想要一处安静的住所吗?

但随即想到,陆唤所居住的柴院确实与下人们的住所混杂在一起,鱼龙混杂,难免吵闹。

即便是庶子,被如此苛待,也实在是过分了。这些事情一向由总管处理,而总管背后有谁在指使亦一目了然。

可是先前老夫人根本无心管这些闲碎的事情,从来都和宁王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以至于此时才陡然意识到自己这庶孙在府中生存处境之艰难。

能不艰难吗。她今日刚出梅安苑,就有所耳闻了,前几日陆文秀跑到陆唤那里去,胡乱栽赃陷害,却陷害不成,闹出了个大笑话。

想必陆唤提出这个要求,也是因为烦透他这嫡二哥的百般找茬。

老夫人一时之间心情略微复杂。

自己已经给了这庶子要什么给什么的赏赐承诺,他却只提出了这么个微不足道的要求,当真什么也不贪图吗?

老夫人思量片刻,便对身边的嬷嬷吩咐道:“去对总管说,我给了陆唤一片宅院的赏赐,让住在他周围的那些下人统统搬走,今后不得任何人随意靠近他的住处!若是胆敢违背,便自行去领罚!除此之外,每月给唤儿加三两银子。”

宁王夫人和陆文秀脸色都有些难看。

就连四姨娘都没有一整片宅院,都是和一些丫鬟共住,现如今,倒是陆唤先有一整片宅院了。

还有每月三两银子,虽说不多,可至少也足够他打点一些下人了,比起他先前处处受到苛待的情况,可是好了很多。

而周遭跪在地上的下人也是眼观鼻鼻观心,心里也有了计较。

先前他们纷纷轻侮陆唤,是因为整个宁王府不会有人在意陆唤死活。可现在,陆唤救了老夫人,恐怕日后不能再待他轻慢成那样了。

这天,好像变了一些。

“至于你。”老夫人转头看向陆文秀,脸上嫌恶毫不掩饰,“你还不滚回去给我闭门思过一个月?!还跪在这里碍眼干什么?”

陆文秀又气又委屈,还想争辩,道:“奶奶,你怎么可以给陆唤一座宅院,就连我都——”

话还没说完,老夫人气得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孬种,废物,不先瞧瞧他自己都干出了什么事,居然还不识趣地在自己跟前嫉妒陆唤.

“若不是陆唤,我这把老骨头今日就被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给拖累得交代在溪水里了,你还抱怨什么,没罚你去祠堂跪下就是好的了!”

宁王夫人生怕自己这蠢儿子再说出什么话激怒老夫人,连忙拦住,对两个丫鬟道:“还不快带二少爷回去闭门思过?!”

陆文秀被两个下人带走之前,咬牙切齿地瞪了陆唤一眼。

陆唤亦抬头直视着他,一双眼睛冷冷的。

老夫人不再多说,急着回去取暖,宁王夫人和一群人簇拥着她离开,廊下人群终于散了。

陆唤乌黑的头发上还在淌水,他转身牵着庶女,将她先送回四姨娘那里。

而宿溪这边,系统弹出一条消息。

“恭喜:主线任务(获得宁王府老夫人的赏识)已完成1/2,主人公得到赏地一块,奖励金币+25,点数+3。”

见到任务初步完成,宿溪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主线任务只完成了二分之一,但想来应该是后面还有什么地方会与老夫人发生关联。

系统道:“点数累积11,可以再解锁一个地方,你要解锁哪里?”

宿溪毫不犹豫,当然是解锁老夫人赏赐给陆唤的那块地了。

虽然得来的过程有点曲折和辛苦,但是崽崽终于是有一座宅院的人了,再也不是只拥有一个小柴屋的崽崽了。

宿溪都有点儿为**小人激动,咱有地有宅院,离称霸紫禁城还远吗?!

外面的护士敲了敲门,宿溪用毛巾擦干净脸,一蹦一跳地去病房门口接过护士送来的早餐,笑眯眯地说了声谢谢。

护士小姐姐纳闷儿:“26床什么事一大早上这么高兴?”

宿溪笑了笑,拎着早餐回到床边。

她吃了几口早餐,调转**屏幕,先津津有味地打开地图,看了看老夫人赏赐的这块地的全貌。

说是一座宅院,但自然比不过宁王夫人和陆裕安他们居住的雅梅轩、雅心安那么雍容华贵,到处都是曲折游廊、葱茏花木。

而仅仅就是一块什么也没有的光秃秃的空地而已。

可是——

好大啊!

宿溪心情雀跃,好大一块空地!

大空地上只有几间大的柴院,除此之外,就是一片竹林,此时落满了积雪。

但宿溪依然很高兴,这么大一块地,虽然简陋了些,但如果再没有下人和陆文秀冲进来打搅的话,她随便帮崽崽开开荒、养点鸡鸭鱼、种点白菜土豆什么的,崽崽都可以过上很好的日子了!

最起码,不会再缺衣缩食。

简直一切都有了新希望啊有木有!

而很显然,屏幕里的**小人也是这样想的,虽然浑身湿透,但漆黑的眸子透亮,回去的步伐都轻松了许多。

柴院周围原本住着的那些下人此刻正在被管家驱散走,走之前,小声地议论纷纷,回忆自己先前有没有得罪过这位三少爷。

甚至有几个鸡贼的下人在商量要不要上去道歉,否则风水轮流转,到时候这个庶子真的成了老夫人眼前的红人,那他们这些故意针对过他的人岂不是没有活路?

不过陆唤对这些一概置之不理。

他回到柴院,便去烧水,浑身冰冷彻骨,若是不早点给身子回一回温,只怕会伤寒。

……

拎起水桶的时候,他回想起方才在溪边那一幕,忍不住皱了皱眉,当时混乱,他也没看清那下人是如何让陆文秀将老夫人带下溪水中去的。

虽说陆文秀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近日陆文秀的运气未免也太差了些。

难不成又是和上次饭菜事件一样,有人在帮助自己?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随即就令陆唤心中产生了一些细微的、飘忽不定的情绪——

他察觉到自己的情绪,脸色立刻一沉。

暗中帮助自己?自己这种像是有些渴望一样的念头未免太过可笑。

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利益可图,又怎么会有人不求回报地相助?

他幼时倒是还对人残存着一点信任,帮助过一个下人,可接下来那下人便立刻倒戈,害他被宁王夫人抓住把柄,毒打了一顿。那几日他奄奄一息,鲜血淋漓,身边人来人往,唯独没有人扶他一把,他身上留下的一些疤痕至今未愈。

从出生到现在,若不是他命硬,恐怕早就死了千百回了。

人命卑贱、命如蝼蚁。

在这宁王府中,他的生存比旁的人远远要艰难一百倍一万倍。

他深知,这世界上唯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至于一直在暗处的那人——

陆唤视线落在角落里那盆仍然未熄灭的炭火上,手指神经质地蜷了蜷。

他竭力去忽视那点可怜的温暖,那点落在自己冻得发僵的肌肤上、悄然顺着血液蔓延上心脏的细微感觉,冷漠而嘲讽地移开了视线。

在暗处便在暗处,总会露出马脚,被自己揪出来。

虽然暂时不知道对方目的为何,但总会被自己知道。

相信这世上会有人对自己好,是陆唤宁死也不会去做的事情。

延伸阅读

罗思柴尔德加盟  http://www.amtexsecurity.com/dg7b.shtml
罗思柴尔德葡萄酒产自发过梅多克。外观深赭石红色。罗思柴尔德葡萄酒酒香浓郁、典雅,散发

福赛机电设备加盟  http://www.amtexsecurity.com/p3hl.shtml
福赛机电设备是一家专门从事气动打标机、激光打标机、喷码机、电腐蚀标记机、电印打标机、

平安妈咪加盟  http://www.amtexsecurity.com/s0fw.shtml
企业简介1995年开始,平安妈咪就致力于为母婴提供专业的优质产品和服务。随后,在孕育

慕尔塔加盟  http://www.amtexsecurity.com/nklc.shtml
慕尔塔实木家具继承了巴洛克、洛可可时期的复古流派型的家具风格,又有着中国传统家具的古

moonlight加盟  http://www.amtexsecurity.com/dr81.shtml
moonlight泳装经销批发的童装、配饰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色色婚纱摄影加盟  http://www.amtexsecurity.com/p9sn.shtml
色色婚纱艺术摄影——公司简介.“色色”即为“色生万象,万象生辉”,取其“色色生辉”之

法雷雅加盟  http://www.amtexsecurity.com/dwyf.shtml
北京法蕾雅日用品有限公司组建于2008年,是一家立足生态纺织领域的新兴企业。公司依托

乐拓英语加盟  http://www.amtexsecurity.com/usdd.shtml
乐拓英语加盟乐拓英语是深圳市龙岗区青年企业家协会的附属机构,是龙岗创客中心长期的合作

福玉神珠宝加盟  http://www.amtexsecurity.com/ox9.shtml
湖南福玉神珠宝有限公司前身为长沙市玉神珠宝玉器。玉神珠宝玉器经过十多年零售的经营与探

金利康加盟  http://www.amtexsecurity.com/xe1m.shtml
金利康蜂蜜是生产加工核桃粉、营养麦片、燕麦片、芝麻糊、蛋白质粉、凉茶、肠清茶等食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噩梦制造班级的救世主

    既然想到计划了,那就好好制定一个计划书吧!万一再出现呢?我应该做好两件事,一个是为要出现现象前做的准备。一个就是为出现现象后的应对了。计划如下:1,平时留好活动的空间,要不真出不来啊!这件事真的是很关键。2,戴表(我不喜欢戴表,也没有自己的)那样就只能拿家里的,正好我爸的电子表在,还有秒表功能,这样

  • 乱世诛邪在线阅读第七节

    西门吹雪被顾青霜和玉罗刹“挟持”了!西门吹雪比试一场后,内力不继,加上也没有反抗两人,便被两人顺顺利利地带走。势均力敌的对决之后,西门吹雪自然有所感悟,顾青霜和玉罗刹站在房间门口为他护法。“你儿子挺不错的。”顾青霜瞥了一眼房间里的西门吹雪,感叹道:“要是把他带到我们那里,一定不会比我差。”玉罗刹眼神

  • 洪荒之量劫在线阅读第8章

    宋白觉得她一生的霉运都在最近要被自己用尽。刚出教室门,她就看见负心汉站在走廊里望向外头,而白正朝着他的那个方向走去。宋白脚步一顿,不知是该往前走还是该往后遁逃。突然失了身后的脚步声,白转身,看见宋白门神般立在教室门口。“你做什么?”听到白的声音,张旭回头,于是很自然看见宋白。宋白立马收回跨了半步的脚

  • 凤凰城的高二8班第1章在线阅读

    2012年6月3日,周末。南方漫长的炎热夏季才刚刚进行了一半,虽然快到半夜,但还是闷热得很,蔡良在空调营造的舒适环境中并无随意,无聊地刷着微博。蔡良,男,24岁,辽宁人,现居住于新兴的移民城市三川市,就职于综合网站南波万,负责电视**频道内容的更新,最近**方面的新闻不断,但作为**玩家,并没有什么

  • 重生之嫡女裳华第三章在线阅读

    阴森的血水泛起白骨,不见其面的脸被黑色斗篷遮盖着。它摇晃着手里的白骨划动着船。悠悠岁月,哪有彼岸。石天恐惧。桨划过血红,水中泛起白骨,还有生灵未死拼命的呐喊。这是怎样一个世界,需要什么代价。穿过一条路,阴森的路。他回头,满面骷髅。无法远离的梦,那个银色的棺椁刻画了他最爱的脸。石天并不堕落,石天深爱从

  • 穿成私奔娇美人[七零]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这屋里怎么还有一个人?林晓晓窘迫的脚趾头都缩了缩,尴尬的眨眨眼,“贵叔……你家有客人啊?”她发誓,若是早看到有这么一大帅哥在这站着,她真的没办法像刚才那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简直太丢人了。林志贵:“……”这都在这哭半天了,这才注意到这么一个大活人?“这是城里来办事的人。”林晓晓:“……”城里人?

  • 祖龙别吵我

    雪恋回到宿舍没多久倦意便慢慢袭来,没多久就睡着了。“吾主请醒来,吾主.........”一到年轻男子的声音一直回响在雪恋的耳边。“别吵,别吵,没看见我在睡觉吗?”雪恋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只是随便的回应着,倦意让雪恋不想睁开眼。“吾主........请醒来........吾主.........”那倒年轻

  • 重生后和影帝闪婚了在线阅读第三节

    每每想到那个在别人眼中心如蛇蝎的女子,想到那一身血红长裙所包裹的曼妙曲线和那张精致到让人窒息的小脸,每每想到这些,卫庄便不能自己,她对自己的付出实在是太多,而自己却为了所谓的梦想抱负而一次次的冷落人家,他知道赤炼也在这个世界,不光是她,就连那些流沙的兄弟都在,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卫庄口中喃喃道:“总有

  • 漫威:变身圣主实在太稳健了在线阅读第9节

    好在他来卫生间不是真的为了上厕所的。真田弦一郎看见对面“日向葵”梨花带雨般哭泣的模样,脑海里冒出的就是这样一个带着股莫名其妙的庆幸的想法。对面站着的“姑娘”哭得实在是厉害,然而却因为是在男厕所这种令双方都觉得很尴尬的地方,真田弦一郎一时间都不大好意思开口问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不过,这也不能不

  • 阔少很穷在线阅读第八节

    虽然心中很惊喜,但是龙云担心金属性的玄气和木属性的玄气相互撞击,然后相克相融,就在此时,护腕之前给他的那种血肉相连的感觉再次产生,而且比之前更加的强烈,紧接着一个诡异的想法在他的脑海内产生……“哎呀,那边怎么那么热闹?到底干什么呢?”一个抱着孩子逛街的大妈兴奋的喊道。“龙家的废物三公子和地痞流氓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