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重生之炮灰这职业在线阅读何罪

作者:悠仔岁岁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夫人,你真的不吃吗?”小九这都不是不止一次在问了,这不吃饭怎么行呢,这最近夫人都是不怎么吃饭,就算是吃,也只是吃一点点,这今天晚上还说不吃了。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可能受的了啊。

“不用了,”江初音对小九安慰一笑,“我没事的, 只是最近的味口有些不太好,过几日就好了。”

小九还是担心,想要再劝劝江初音,可是江初音却已经拿过了桌上的书翻开了起来,这一看,便是不知岁月,不知暑寒,小九这张了张嘴,要是这快要到嘴边的话,硬是没有说出来,她知道,就算是她说,怕江初音也是听不进去的,江初音这个脾气,本就是如此,有时沉默起来,几天都可以不说话,真不让人搞不明白她这心里在想什么。

小九轻轻的关上了门,也没有再打搅江初音,而她并不知道,就在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江初音抬起了脸,她向门口看了许了许久的时间,而后便是一声长长轻轻的叹息。

再一次的,她低下了头,将心神全部的放在了书中,有些静,有些冷,也是有些寂寞,怕是能陪她的,也便只有这么一本书了。

她翻过了一页,烛台的烛心轻轻的向上跳了跳,然后便是平稳了起来,突然的,啪的一声,烛台的光猛然的跳上了很高,接着又是变小,几乎都是要熄灭了。

江初音还没有反应过来,再是啪的一声,她的脸一疼,手中的书也是掉在了地上。

她的脸火辣轼的疼着,也是被打的有些蒙了,半天才是反应了过来。

“你……”结果,她的一个你字还没有出来,再是啪的一声,她的另外半张脸也是被打的肿了起来,她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打过她,虽然不是家中最受宠的孩子,但是自小,也便是无人敢欺负于她,更何况是打她。

再是一声,她被打的直接从椅子上面摔了一下来,整个人都是狼狈无比的跌坐在了地上,一张脸也是火辣辣的疼着,甚至就连开口说话, 好像都是成了问题,哪怕是嘴角一动,那是撕心般的疼痛……

她颤抖着的嘴唇,不敢置信的盯着盛怒中的方成元……

“相公……为什么?”她沙哑着声音,然后用力的咳嗽着,嘴里更是尝出了一股子腥甜之感。

为什么,为什么要打她,究竟她做错了什么……

“你还问什么?”方成元的眼睛都是红了,他的一脚上去,根本就是丝毫没有了留情,也是没有念情的,哪怕这是他的结发妻子,可是他对于她的恨根本就是恨的拆骨吃肉的。

“江初音,原来你竟然这般的恶毒女人,我还真是看错了,”再是一脚下去,方成元蹲下身子,用力的年扯过了江初音的头发,江初音被打的又是吐出了好几口血。她至今都是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做错了什么。

“自己做的事,还不愿意承认是吗?”

方成元冷笑了一声,手指用力,已经扯掉了江初音的好几缕头发,江初音一吃痛,却是紧紧咬着自己的唇片,死少也不愿意将那声痛呼出口。

“我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违背良心的事,”她一字一句,句句如泣血般的说着。

她江初音从示害过人,更没有害人之心。

“还不承认吗?”方成元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这一巴掌甩的江初音脑子嗡了一下,差一点就要被打的晕了过去。

她一笑,笑的嘴角渗出了更多的血丝。

“就算是我有罪,那么你是不是要告诉我有何罪?”

延伸阅读

比邻之太医(2)  http://www.pinganzt.cn/yb4l.shtml
在等太医进来的空当里,唐八宝扫了一眼殿内的几个丫鬟太监。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别人的穿

武道灭绝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pinganzt.cn/sob0.shtml
“大爷小心。”白童猛的冲过去,一把将大爷推开。险险的小与小鬼拉来一米左右的距离,才将

在下龙裔!有何贵干!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pinganzt.cn/at96.shtml
”赵娘,强子到底得的啥病啊?去哪家医院了?现在谁照看他呢啊?“跟在赵娘身后走出厨房,

网游之黑暗神话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pinganzt.cn/gtaw.shtml
虽然在曾楠的事上碰了个钉子,可至少工作上是顺利的。对此,苏瑾已经很满足了,她开始埋头

万界修修者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pinganzt.cn/nuqu.shtml
清晨。安梓还在睡梦中做着美梦,太阳早已高高挂起照着窗户,屋子里暖暖的。安梓已经很久没

三世恩仇第二章  http://www.pinganzt.cn/x6c4.shtml
导航说一百米,实际可能还不到。江昀站到那扇简陋的木头栅栏前时,有种愤怒到燃尽了的感觉

我见贵妃多妩媚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pinganzt.cn/6d32.shtml
还没有让到水阳了解事情,突然,本来放文件的箱子里分开一道门来,它的面积只有一个成年人

腐烂的国度之两个复仇者一台戏(10)  http://www.pinganzt.cn/xktd.shtml
“——Avenger。你是什么时候察觉到的?”风声从耳畔呼啸而过。此刻,我正在全速赶

执天道之贼头裴元绍  http://www.pinganzt.cn/0n2.shtml
武圣‘关二哥’果然不是一般的牛啊。十八岁便能,在三日内连挑十队百人兵马,怎一个‘狂’

我的可可西里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pinganzt.cn/phv9.shtml
随着第一把以21杀吃鸡为结束,直播间里顿时礼物如雨一般。“九头蛇送给主播鱼丸*100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庭老司机在线阅读第三章

    秦延带着少年往歧浪城东方逃出安全距离后,竟发现进退不得,往东边是烟紫国属地,往西是烟紫国的船队,若是秦延只身一人,刀山火海他也不惧,只是少年看起来伤势不轻,一调息就吐血,最后坐都坐不起来了,秦延又没了刀,带着少年不要说柯梭,只怕连萨耶摩都对付不了了,所以准备先到东隅山上暂避几天,没想到这里竟不知何时

  • 灵武魔神在线阅读第四章

    站在一大群人之中,陈子孟看了下,衣着上应该都是附近村庄的村民,有人在低声轻语,满脸不安,也有人神情兴奋,满眼仰慕看着石台上的宋治。陈子孟到没有想什么,跟着李远走到这里,也想明白了,既然到了这里想走肯定没有那么容易,更何况自己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冒然逃走也许会陷入绝境,为今之计,只有留下。而且,他现

  • 召尸墓响在线阅读第八节

    ……“不要生气啦。”少年柔软的金发贴在脸侧,他的心脏好像要从胸膛里跳出来,耳根带着玫瑰一样的颜色,皮肤表层冒着热气。仿佛谁在他怀里揣了个小火炉,热度越来越高,紧接着开始往脖颈蔓延。酷拉皮卡很想捂脸。“其实那只是人类的正常生理行为,没什么大不了的。”木川感觉自己逗过头了,试着解释道,“真的,你看大家都

  • 海贼:开局暴打卡普在线阅读第2章

    他出现在她视野,只有一个背影。模糊,挺拔,即使隔着浓郁的雨雾,也能看到极佳的身材比例和清贵气质,像黑夜的月光,不灼热,却耀眼。比星河还夺目。南浠一直目送着老人被送进医院才收回目光,她觉得自己大概是饿昏了,居然对着一个背影看出了“人间绝色”四个字——天天在圈子里见过的帅哥还不够多吗?怎么突然闯入的一个

  • 网游之牧师风暴在线阅读第10节

    “可恶,居然有如此蛮力...可惜我的血呀!”丁勉抹去嘴角溢出的鲜血,放在眼前看了看...内心一阵纠结,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何看到自己的鲜血流出,会如此的心痛。“啊勉,你怎样啊!那具尸体会茅山僵尸拳,不好对付...”张遥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蹦了起来。“没事,死不了的...”丁勉同样站了起来,握了握

  • 奥特曼之滴滴打怪第九章在线阅读

    唐晚嘴里叼着一棵青葱欲滴的草,悠闲的躺在草地上仰望着天空。要是这个时候有人从她身边路过,看见她必定是会被吓到的。因为她的身边有着几条毒蛇,几头野猪,几只老虎,几只狮子......这些平常在村民眼中的危险物种,现在都安静在趴在唐晚的身边。唐晚抓起一条毒蛇,那毒蛇吐着信子,看着很是吓人。可唐晚却把她那软

  • 老婆大人万万岁之钱万(6)

    日子一晃也就三个月,三个月里青竹也算是学会了很多。一些常识和经常会用到的东西他基本上都已经熟悉,虽然安亦知道这小妖的接受能力强,但也没想到三个月青竹便能学会这么多。于是,安亦也就开始放松对青竹的要求了,以他的话说来,妖怪无才便是德嘛。不过,这三个月也不是好过的。安亦的竹屋中只有一张睡人的床,还有一张

  • 长姐她强硬可欺在线阅读第4章

    天下若有不平事一剑斩之,天下若有愧心人一剑斩之,悠悠苍生唯我一剑!“剑夫生,忘生没有半点以前的记忆,不知自己是先帝独子,更没精力也没心思去与皇帝相争,你明白吗?”南智看着剑夫生语重心长的说道。剑夫生没有嬉笑恢复正经的说道:“老夫来之前就曾想过,先帝之事我会一一与他道来,至于如何决策,一切凭忘生自己做

  • 炎灵之书在线阅读第2节

    听到司少的问题,安锦若心中苦笑着,被关的那段日子,她总是在思念着他。【3G书城】对于他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但这样的话,自然不可能如实回答,只好找了一个比较合适的借口:“以前我见你与司亦扬在一起,声音很独特,就记住了。”司慕宸一直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与眼中的情绪,一览无遗,这小姑娘说的并不是真话。但她在

  • 末路死神第7章在线阅读

    以前我想,如果将来我病好不了,再也不能开口说话了。我就开一家花店,开在寂静街道的转角,为每一个路过的行人装点一丝暖意,安慰城市匆匆而过的心灵。当然,能赚钱最好。原晴拉着我走向前,我蹲下身子想闻闻众多文人笔下的泥土香气,可是原谅我吧。就算我把鼻子皱成一团,我也什么都没有闻出来。倒是花的香气隐隐约约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