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闺蜜的男友们之救命之恩(4)

作者:路子垚 来源:晋江文学城

庙是破庙。

庙中的一切都显得那么陈旧、那么衰败。

但这小小的破庙内部,却被扫洒得很干净。

药的苦香味还在通透的庙宇内弥漫。

竹剑少年躺在干草垫成的床榻上,正闭着眼睛,脸上浮着一抹病态的嫣红。

唐璜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魏知白。

他有些惊讶地睁大眼睛,随即警惕地环顾四周,竖起耳朵聆听。

只听得草喧虫鸣,庙宇内外,一片寂静,更无人声。

唐璜去检视一番那煎药的砂锅,里面还残留着草药的渣滓。他又拿起残留着药汁的青瓷小碗,碗已经凉透……看来煮药的人离开已经有些时候。

唐璜若有所思地凝视着手中的小碗,他虽然不懂瓷器,却也看出这碗莹润青翠,品质上乘。

他记得上一世,苏弑便是从魏灵风手下救走魏知白,并将其培养成自己最锋利的刀剑。魏知白从小孤苦,又不知世事,对苏弑简直比狗还要忠诚。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若是苏弑要他将刀扎进自己的心窝,只怕他也会照办的。

看来,这药碗的主人很可能就是苏弑。

只是他为什么半途离开?

唐璜抿紧唇角,下意识地要去摸背后的剑。

他再世为人,武功修为自然也跟着拔高一截,但自知仍不是苏弑的对手。

此人的内力渊博似海,招式更是随心所欲,变幻无穷。

谁都不知道他学的是哪门、哪派的功夫。

而唐璜因为跟苏弑朝夕相处过,知道此人学习任何一样东西,都喜欢举一反三,化为己用。

若是给他一本剑谱,他必定能学出三种剑法来。

若是让他学十二招,他也一定会衍化出千百种变化……

他至少要找到当今天下在“江湖榜”上名列前茅的绝顶高手,才有可能对付得了苏弑。

这时身旁传来一阵模糊的呓语,唐璜的目光不禁落在病榻少年苍白的脸上。

少年眉头紧锁,仿佛正陷入噩梦之中。

唐璜走到榻前,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指背下一片温热。

他拿出随身携带的酒囊,用冷酒浸湿手帕,正要将其敷上少年的额头,便见到底下的一双眼睛猝然睁开,带着一层迷蒙的莹亮,将他注视着。

魏知白的睫毛很长,在唐璜撤手时,扫过了他的指尖。

魏知白一瞬不瞬地凝注着他:

“是你救了我?”

他的目光有一种小兽的温顺。

唐璜的眼神颤了颤,眨了一下眼睛。

魏知白是剑学奇才,其剑法奇谲,更是修成了罕见的双系内力。在上一世,其剑法仅在天下第一剑庄庄主陆见琛之下。但陆见琛年已二十四,魏知白虽还不能望其项背,却也可谓长江后浪。

如果能够得到魏知白的帮助,他对付苏弑也就多了一份信心。

何况正是由于苏弑救了魏知白,才让魏知白后来助纣为虐,最后落得断臂遭弃,被苏弑的仇敌四处追杀的下场。

“……”

唐璜沉默不语。

他虽然没有对他说出实话,但也是为了帮他。

魏知白静静地望着他道:“我该怎么报答你?”

唐璜沉吟片刻道:“不知道靖临侯府的人是否会追查到此,此地不宜久留,我们最好现在就离开。”

魏知白捂住胸口闷咳两声后,哑声道:“好。”

唐璜本欲在这破庙小宿一夜,此时也不得不趁夜赶路。无论怎样可怕的夜晚,总归比遇见苏弑安全。

他要趁着苏弑返回之际把魏知白带走。

唐璜搀扶着魏知白,走出破庙大门,脚下轻功运转,互相依偎的少年人的身影,便如乌鸟投林,转瞬没入林影之中。

然而其实苏试早已回来。

乌轿落在破庙庭院的荒草上,竹帘掀动,苏试从中走出,手中执一方浸了寒泉的棉帕,望着唐璜与魏知白离去的方向,似有所思。

*

聚宝楼。

“师兄!”

唐璜大踏步而来。

“师弟。”

楚不疑对唐璜点点头,他穿着一身平陵阁的黑色飞鱼服,腰侧配横刀,虽然看到挂念的师弟使他露出一点笑容,但紧锁的眉头仍然在眉心蹙纹。

平陵阁乃朝廷专设,处理江湖恶劣事件的机构。

与他一道的人都穿着相似的官服,只是颜色纯黑,衣料上没有暗银晕金的图纹。

“果然如你所说,有人盯上了江南七富。”楚不疑脸上结着寒霜,“就连铸剑名师欧玄英也遭毒手……”

欧玄英乃战国铸剑名师欧冶子之后,虽然并非唯一的兵器大师,但一直与秦寻之并称为“南剑北刀”。

其所铸之剑以轻灵锋锐、韧而不断、吹毛断发闻名。

非有万金不能请欧玄英出手铸剑。

倒是与秦寻之的“看眼缘”锻刀法不同。

无怪乎同为锻兵器之名家,欧玄英富甲一方,秦寻之却一贫如洗了。

“早在收到秋月山庄和横行镖局的命案急报时,我便有此猜测,但也只是胡口乱说,没想到竟然一语中的。”

唐璜也皱起眉头,撩袍俯身去查看地上的尸体。

他当然不是胡口乱说,而是“未卜先知”了。上一世,苏弑下了好大一盘棋,而唐璜自己也是其中一颗被随意摆弄的棋子而已。

江南有七富,分别为秋月山庄庄主秋无痕、横行镖局总镖头廖无敌、聚宝楼楼主江连月、野老钱庄庄主白叟、铸剑山庄欧玄英和水月坊坊主孟夫人。

短短一个月内,秋月山庄遭“魔笑鬼哭”毒手,而横行镖局总镖头和二十四个镖师死于南鲨北鳄手中……

聚宝楼,顾名思义,汇聚了各方名贵珠玉宝石玛瑙翡翠,一向为富豪官家所爱。此时此刻,也已经被洗劫一空。

对聚宝楼出手的乃是“嗜钱如命”金婆婆,虽然名叫“婆婆”,却其实是个矮小的男子,只是善于乔装打扮,尤其爱易容成老态龙钟的老太婆,好叫人掉以轻心。

平陵阁的人来到聚宝楼后立刻分派人手追踪金婆婆的行踪,不想却找到了金婆婆的尸体。

现在这具尸体已被搬到聚宝楼之中。

也便是唐璜手下的这一具。

唐璜转动尸体的下巴,观察伤口,只见金婆婆的喉咙已被一枚棋子打穿。唐璜又检查他的耳朵,果然见到其中一只耳朵的耳垂上,如钉耳钉被簪上一枝小花。

花是橙红的茑萝,像一枚小小的火焰,在尸体的耳畔燃烧。

看得出来花朵是往下掷入耳垂的。

花梗是柔软的,却笔直地穿入耳垂的肉中……可见出手之人内力精纯,且力道拿捏极其精准。

唐璜皱起眉头……

因为这一世发生的事情和上一世有些出路。

上一世,魔笑鬼哭也好,南鲨北鳄也好,都是听从苏弑的吩咐分别对江南七富下的手。

夺得的财富大半都归于这些江湖黑道所有,而苏弑则从每一家中取出一件物品……每一件里面都藏着藏宝图的碎片。

苏弑告诉魔笑鬼哭、南鲨北鳄等人藏宝图的秘密——

昔年天山老人去蓬莱前,将一份藏宝图分为七份,分别留给江南七富保管。

这七人虽然都与天山老人交好,彼此却并不融洽,加上实力相当,想来藏宝图可以很好地分管隐匿。

据说这藏宝图乃已经覆灭的大丸国的贪官和晟搜刮毕生的财富,这人一生财富之巨,要比王朝的国库还要充盈好几倍。他自己也知道过多的财富会给自己招来祸害,生怕为他人做了嫁衣裳,很早就秘密地修建藏宝地,将财富运入其中。

据说里面的金银财宝,你就是每天一车一车地往海里倒,倒上十年也倒不完。

江湖上已经开始流传开藏宝图的消息,无数剑客侠士都蠢蠢欲动。

为了避免走漏风声,苏弑决定只带两个人一同前去寻宝,于是“魔笑鬼哭”、“南鲨北鳄”、金婆婆等人开始自相残杀。

这就更使众人确信“藏宝图”一事果然属实。

许多名门正派也纷纷加入了争夺藏宝图的行列……

而最终,所谓的大丸国藏宝图,不过是苏弑的谎言。

一个他根据事实编造的谎言。

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自编自导的,荒诞而残忍的闹剧。

为了一份虚无的藏宝图,江湖中血流成河……

而他只是淡笑观看,仿佛座下观戏客。

现在,怎么变成苏弑把“魔笑鬼哭”这些人杀了?

“师兄,你看,这是我追踪‘魔笑鬼哭’‘南鲨北鳄’等人所记录的案卷……”唐璜将手中的册子递给楚不疑。

楚不疑翻阅过后,凝眉看向金婆婆的尸体:“这些人……”

“这些人都是被同一人所杀。”

唐璜替他说出想说的话。

令楚不疑感到凝重的是,“魔笑鬼哭”等人,均是令平陵阁头痛的人物,在平陵阁的悬赏榜上位列前茅。这些人不仅仅是武艺高强而已,行踪更是诡秘不定……而且江南七富虽然都在江南,却彼此间也相差个千百十里地,这人却能先后将其击杀。

“这些人均是一招毙命。”

楚不疑道,“这样厉害的高手,我竟然没有一点头绪。”

“也许是因为他往日并不在江湖上走动。”

唐璜道,“而且,为什么这个人一出现,魔笑鬼哭等人就纷纷作案呢?师兄,你不觉得这事儿太巧了吗?”

“依你之见?”楚不疑再次将视线落在金婆婆的尸体上,“他为何要击杀这些恶贯满盈的江湖黑道?”

唐璜盯着楚不疑,一字一顿地道:

“杀人灭口。”

*

苏试翻着《命账簿》,上面已用朱笔划去很多名号。

杀人,并不是一件快乐的事。

因为生命的堕落和死亡,同样都是可悲的。

尽管苏试并非无底线的善良之辈,也并非不觉得那些人该死,但是至少,他希望不需要由他亲自动手。

“君子远庖厨”,是因为君子不忍见禽兽之死。这似乎有些虚伪。

在厨房里看见杀鸡鸭就不忍心吃它们,远远避开,看不见听不着就吃得下了。说来说去,还是要吃的,对鸡鸭来讲有什么区别?

但本来便不是为了鸡鸭才做这样事的。

而是为了预养自己的“不忍之心”。

虽然不能听凭恻隐之心办事,但若是见惯了杀戮,自己的心性也难免要受到影响。

立人之本,唯在修心而已。

江南七富,自然不是苏试让人去杀的。

自从知道秋月山庄被屠,苏试便感到不好,因而早就找人盯着其他六家。

但苏试却总是慢了一步。

由于没有“苏弑”来为这些黑道做安排,这些人对江南七富下手的时间、手段种种都变得更加不确定了。无法光凭借剧透就轻松地将人逮到,除了魔笑鬼哭是偶然撞上的,追查到他们还颇费了苏试一番功夫。

莫非真的天命有常?

即使没有苏弑,这些无恶不作的人也一样注定要干这些事?

苏试既然已经活不下去,便想要“作死”。

这个世界上,目前已知孜孜不倦地想要杀死苏弑的有男主受一人,而其他能杀死苏弑的人则通常都会因为不可抗力围聚在男主受身边……

苏试就觉得应该给男主受一个杀他的理由。

但他的天性注定他干不了为非作歹的事。

就好像男人注定生不了孩子一般。

在已经预先知道“魔笑鬼哭”、“南鲨北鳄”、金婆婆等人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之后,他很难拒绝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如果他知道会有哪些无辜的人死在这些黑道的手上,而他有能力去轻松阻止却为了“扮演反派”而故意不那么做,那岂不是他也有一份害人的功劳?

他好像反而做了好事,深藏功与名的好事。

这令他十分苦恼。

于是他决定,花钱抹黑自己。

延伸阅读

吉债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ud0s.shtml
吉债商务是一家国内首批专业化解债权、**的综合性不良资产处置服务平台。总部位于北京,

中海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prxn.shtml
暂无

有木有便利店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sg94.shtml
陕西省西安市有木有连锁便利有限公司,经过长期的市场考察与调研、多年扎实的经营与实战、

金谷香酒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nfm3.shtml
湖北省大冶市金谷香酒厂坐落于素有“青铜故里”、同时也是各地的保健酒基地的沿江城市--

加文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p5jw.shtml
加文工艺品所在厂下属工厂宿州市墉桥区加文工艺品厂,坐落于安徽省宿州市。京沪高铁站宿州

芬尼斯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6zmt.shtml
芬尼斯皮具护理温州芬尼斯皮革化工有限公司是旗下的一个品牌。温州芬尼斯皮革化工有限公司

梦辉韩式健康干洗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saoy.shtml
梦辉韩式健康干洗招商连锁_梦辉韩式干洗加盟费_公司简介梦辉干洗是从事洗涤机械的研制、

益友便利店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66g8.shtml
益友便利店隶属于深圳市黄涛益友商贸有限公司,位于深圳,创始于2006年,随着新兴与传

安倍康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dy52.shtml
安倍康养生保健品是一家立足预防与康复医学,引进国内外出众的健康管理理念,结合中国传统

维力驰加盟  http://www.bikers-hunsrueck.com/gz13.shtml
汉威科技(HANWEITECHNOLOGY)是中国规模的综合性能源企业之一,被中国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游:开局继承盘古体在线阅读恐怖的身份

    “小姑娘,你说话也太难听了。”孙卫国从电动车后座上下来,整了整衣服,看着安楚楚低声说道。安楚楚瞥了一眼孙卫国,这老头倒是穿着不错,但总不可能是她要等的贵客吧?哪有贵客会坐电动车过来的。人模狗样的,难道是来骗钱的?“我说话怎么着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你们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安楚楚后退一步,警惕的看着赵

  • 天龙神话第1章在线阅读

    南区高校。现在是午休时间。在某座教学楼的一间教室里,有一个长相俊俏的少年坐在角落。少年的名字叫江辰希,是一名学习成绩优异的高中生。江辰希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原居民,其本身来自一颗蔚蓝色的星球。江辰希单手撑着下巴,双眼透过窗户俯视着操场上的景色,他的脸上带有一抹忧愁。他叹了口气。“唉,现在才2005年,离

  • 深夜小说家之山贼

    这天早上,墨冰如同之前一样早起准备去玛琪诺的店里去帮忙。玛琪诺是帮忙照看路飞的一位温柔的女性。之前一次去看望路飞的时候,便看到了墨冰。当时的玛琪诺正想找一个女孩子去她的店里帮忙,墨冰也恰好想去人多的地方多多了解一下新世界,两人一拍即合,达成了共识。三年的时间,墨冰了解的其实也差不多了。只是在玛琪诺那

  • 星河侠影第8章在线阅读

    云锦出了门,发现太监都用一副‘你居然还活着’的表情看着她。就连卓珩也回过了头来,幽幽道:“云锦姑娘的喷嚏打的真响。”云锦觉得这正是自己树立威风的最好时机,她拍着胸脯道:“本姑娘在国相面前打了三个喷嚏,国相都没有责罚我,我厉害吧!”太监们一脸崇拜。卓珩却笑了一声,颇为不屑的说:“你这算什么,我还在他面

  • 裙下臣在线阅读第二章

    六年后。清晨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玻璃照进屋里,撒下点点温暖的光晕。拥有一头张扬的火红色短发的男孩躺在米黄色的布艺沙发床上,微眯着那双金黄色的狭长双眼,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慵懒。他就是西索,在异世界的六年无可避免地让他变得懒散了许多。他锋锐依旧,却不像六年前那样,或者说,在原本的世界那样一阵子不来场酣畅

  • 洪荒:从龙蛇进化开始在线阅读第6节

    阴暗,诡异,这是司缘第一次踏足这片大地时的想法。漆黑的天空中挂着一轮巨大的血色圆月,周围的一圈天空被染成猩红色。这或许是夜里应该有的景色,但圆月的光芒未免有些太亮了,如同太阳一般照亮了整片大地,尽管只是像低沉的阴天一样,司缘竟一时无法分辨这是白天还是夜晚。不过虽然司缘对这奇异的天象很好奇,但现在最重

  • 网游之剑破万物在线阅读第四节

    清早的微风带着草地的清香,床上坐起一人看着旁边这个睡的四仰八叉的人,一只手搭在他胸口上一天右腿曲起抵在他大腿上,轻轻挪开穿上衣服下了床进了洗手间一番整理看见了桌子上的纸条。“儿子妈妈上班去了早饭做好了在厨房里面温着呢,起来喊吴聊一起吃你可不能吃完了。”呵一声轻笑拿出厨房的早饭打开手机入眼的就是穹及那

  • 江湖风云录之我是侠客之丧尸初现(4)

    庄斧接到电话时,正在休息时间。“喂?怎么了?”他疲惫地拿下眼镜,捏了捏眼睛。“哥……最近我看新闻,有好多发烧晕倒的病例?你们有研究出具体是怎么回事吗?”庄柯不能向别人透露翡莱纳,只能旁敲侧击。“唉……”庄斧闻言,深深地叹了口气,“很复杂,表面看似简单,可是全国的专家都没有讨论出解决办法,所有方法都试

  • 武装威震玄幻世界在线阅读合围!

    “报告,日军的主力部队,正撤向了赵庄—大山头一带!”“不用你说,我都看到了!”周文看都没看副官一眼,依旧盯着前方的战场。“通知赵庄一带的黄季飞部,可以开火了,务必守住,不要让日军上山。”“是!”副官走后,周文看着前方正在撤退的日军,嗤笑一声,ni喃道。“荻州立兵,你要经过几次碰壁,才会撤往东阳,甚至

  • 神奇宝贝之我本纯良之第八章(8)

    “谁啊?”丁敏宜问她。谢亭说:“是萧阿姨。”“她大概是约你逛街的。”丁敏宜告诉谢亭,“昨晚她就打电话找你来着,要一起逛街。”“哦,这样啊。”谢亭迟疑了一会儿,按下接听键,“你好。”“怎么才接电话?”耳边传来萧彤女士略显不快的声音,“也不晓得动作麻利点儿,让长辈干等着。唉,你们这些年轻孩子啊,真是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