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逝去再见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莫炘烟 来源:纵横中文网

“嗯……所以它到底为什么而抑郁?”秦沅坐在一个牛圈的栅栏上,尾巴无聊地在身后晃来晃去,与圈中的大黄牛大眼瞪小眼,瞪了快一个小时了,也没瞪出个所以然来。

“谁知道呢?老鬼比较好奇的是,都是动物,为什么咱们和它不能交流?”这个问题,在老鬼还在秦沅大学寝室,想和他室友的小螃蟹唠嗑的时候,便很想知道了。

“嗯~可能种族不同吧!”今日份的任务已经完成两个,最后一个便是开解这头因为心情抑郁而不肯工作的大黄牛,然而看到大黄牛水汪汪的大眼睛时,秦沅满脑子都是‘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精明~’的歌声,挥之不去。

“哞~”

“喵!”

“哞哞!”

“喵喵喵?”

“你们是欺负老鬼不会发声是吧?”

“咱们等了这么久,它终于出声了,礼貌性地交流一下嘛!”秦沅跳下栅栏,伸出爪子安抚似的摸了摸大黄牛的耳朵,“so,你觉得它刚才听懂我喵什么了吗?”

“反正老鬼没听懂。”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喵什么。”秦沅想了想,见大黄牛对于他的安抚有反应,应该是可以听懂他说话的才对,“牛哥,咱这样,要是吃住上的问题,你叫一声,要是感情上的问题,你叫两声,行不?”

“哞哞!”

“哟,可行。”老鬼转了转眼珠子,问道,“小伙子是不是想谁家的小母牛了?”

“哞!”

“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耗我们这么长时间!”秦沅一抖小胡子,顺手给它一爪子,转身跃出了牛圈,“这事儿明天就能解决,好好工作吧,兄弟!”

秦沅背着老鬼回家,心中不免感慨,现在这世道,像他这样尽职尽责的员工,已经很难找了!

院墙上的蔷薇似乎常年不败,上次遭受秦沅的摧残后,现在又艳丽如初。

“他们为什么还是这么怕我?”秦沅在围墙上跑来跑去,惹得花儿们想方设法的躲。

“你自己心里没数吗?”老鬼寻了阴凉处,开始吐息纳气,院子里的香火浓郁,加上最近几天秦沅的功劳,沾了些许城隍的供奉,修行速度加快了不少。

“我那是一时气急,平时没有那么凶残哒!”秦沅玩儿累了,准备回屋里躺会儿,然而刚到门口,只见“砰”的一下,大门又在他眼前十分粗暴的关上了,“嗯?”

不等他疑问,原本在祠堂香案上的一个空碗出现在眼前,瞬间勾起了秦沅的记忆,“哦,祖师爷您还记得那二两肉啊……”

“这事儿不提,我都快忘了。”老鬼缩进自己的壳里,打着哈欠准备休息一会儿,“说起来咱们最近一直在吃贡品,已经很久没吃肉了。”

七仙院儿里并没有准备吃食,夏宸音也从未提过这件事,秦沅便和老鬼一直靠请愿者提供的贡品过活。平时忙起来没注意,现在提起,当真是很怀念肉的味道啊!

这么想着,秦沅便再次跳上围墙,准备找夏宸音帮帮忙。

秦沅的院子很干净,除了一棵高大的杨柳,便是摆列整齐的画架。

残阳余晖下,被其笼罩的所有事物,都被赋予了一层令人眷念的柔和。身着白衣的人,安静地坐在画架前,任由斜阳满身。消瘦却有力的手臂,一笔一画,勾勒着纸上的另一个世界。

不知不觉间,秦沅又看得出神了。

“想做什么?”最终还是夏宸音清冷的声音,打破了一时宁静。

“啊!”突然回神的秦沅差点儿脚下踩滑,若不是一旁的蔷薇及时捞了他一下,估计得栽到隔壁院子里,“大画家啊,你知道我家祖师爷吧!就、脾气有点儿特别。”

“嗯。”

“我呢,之前因为某些原因,欠了他老人家二两肉。”秦沅见秦沅并无特殊反应,继续说道。

“嗯。”

“但现在出现了点儿小问题。”秦沅挠了挠自己的耳朵,“我这个样子没办法去村口,去了也不能买东西。”

“与我何干。”

“小姐姐,你人美心善帮帮我呗,不然晚上又得被祖师爷吊在祠堂啦!”秦沅窜到夏宸音脚边,他自己照过镜子,现在的形态应该是女孩子们都招教不住的白色布偶,只要仰着脑袋瞪大两双黑亮的眼睛,没有什么事不可以解决,“然后还有一个问题呢就是,我没钱了!”

“所以?”闻言,夏宸音手中的笔暂停了动作,颔首与秦沅对视。

“so,大老板,借点儿钱,帮我买点儿肉回来呗!”秦沅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儿中毒,目不转睛地盯着夏宸音在夕阳下,难得温和的眉眼,惊觉心中无法掩藏的满足感。

“那你最近吃的什么?”

“啥?”话题跳转太快,秦沅眨巴两下眼睛,反应过来道,“贡品呀!可以吃饱,味道也不错,就是桂花糕太多,快吃腻了。送出去那么多,还是吃不完……”

“你,算了。”夏宸音想了想,还是放下手中的东西,起身回屋,“我知道了。”

“咦?”秦沅还在回想方才夏宸音微微蹙起的两条眉毛,闻言又一次震惊,“你这次这么爽快的吗?”

“下不为例。”

“喵~你要出门?”见夏宸音从屋中套了件米色风衣,秦沅“咻”的一下窜他脚下,轻车熟路地爬上她的肩膀,“我也要去!”

夏宸音刚想反对,侧头对上秦沅墨色的眸子,思绪片刻,还是默许了。

“咱们走路还是开车呀?”

“走路。”

“那要走好久!”

“嗯。”

“走到村口估计天都黑了,店家们估计早就关门,毕竟这里不是大都市诶。”

“不会。”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平时也会逛夜市?”

“闭嘴。”

“哦。”秦沅收起不停舞动地爪子,乖巧地坐好,耷拉着脑袋,略委屈地看着圈住自己前爪的尾巴,小声嘀咕道,“我平时话不多的,只是想和你多说说而已。”

“我、抱歉。”秦沅肩膀突然有些僵硬。

“你不用道歉,是我的错,你喜欢安静,是我吵到你了。”秦沅继续低着头,甚至把耳朵一起耷拉了,两只前爪狠狠地摁住自己的尾巴。

“不是。”平时活蹦乱跳的小家伙突然情绪低落,而且还是自己造成的,夏宸音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然而此刻若是老鬼在场,看到秦沅那被摁着依旧不由自主想要晃动的尾巴,就知道自家崽子现在心情绝对没有低落,相反,好得出奇。

“明天起,到我那边吃饭。”一路沉默,就在秦沅快要放弃伪装的时候,夏宸音突然开口道。

“嗯?不好吧。”秦沅低头看着自己想挣脱束缚尾巴,很想咬它一口!

“你的健康,也算是监督的一项。”夏宸音想了想,又道,“你若不想来,我不强求。”

“哦~不会打扰你?”秦沅动了动胡须,自动忽略夏宸音后半句话。

“不会。”

“好咧!那我就不客气了!”秦沅终于放开自己的尾巴,随它在身后摇晃,又恢复了最开始神采奕奕的模样,伸出一只爪子指向前方,心情愉悦道,“走吧!皮卡丘!朝着我们的肉,进发!”

“……”

小小的虫子,扑在灯盏上,陪伴着深夜工作的人。

“哥,还没休息?”卫莜端着一碟点心,敲开了自家大哥的书房。

“可能还得忙一会儿。”卫词揉了揉酸痛的脖子,“你怎么也没睡?”

“怕你工作饿着了,给你端点儿吃的来。”卫莜将点心放到书桌上,瞧见上面乱七八糟的照片,“最近这么多案子?”

“诶,其实都是同一件,只不过这事儿,比较麻烦。”卫词捏了块糕点放进嘴里,入口即化,唇齿留香,“嗯!好吃!哪儿买的,不错不错。”

“就知道你喜欢桂花糕,我朋友送的,特意给你留着。”卫莜笑道,“还有一盒没开封的,明天你带去办公室吃。”

“知我者,小妹也!”卫词手中动作不停,三两下便解决了一半,“正好你过来,当哥的提醒你一下,最近去上班尽量坐公车或地铁,别自己开车出去。”

“怎么了?和案子有关?”

“这已经是这个周第八起连环车祸了。”卫词摸着自己的下巴,显得分外头痛,“车祸现场均诡异非常,分局那些家伙,想都不想就往我们组里扔了。总之,你和爸妈呢,最近外出尽可能的小心。”

“好,我知道了。”

……

“哦!我亲爱的便利贴女孩,欢迎来到夏家——爱的城堡!”

喵?!夏宸音的院子里,好像出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敬叔,平时主要负责膳食。”夏宸音将采购回来的食材放进里屋,给已经自己跳到桌上的秦沅介绍突然出现的青衫白发老者。

“可爱的小猫咪,你是那个经历了万般磨难,终成王子心中唯一的灰姑娘吗?”敬叔歪着脑袋,凑到秦沅眼前,刚伸出手,便被后者一爪子拍开。

说是老者,直接说是一具披着衣服的骨架更为合适,似被烧灼过的骷髅头,两个眼窝中还分别跳动着一簇幽蓝色的火焰。突然在眼前放大,秦沅有点儿接受无能。

“哦!就是这样!清高倔强而不羁的性格,能一巴掌将帝国最尊贵的总裁抽到失忆的农村大学生!”

“……这位叔,你再这样我会忍不住朝你脑门贴张符的!”秦沅灵敏地脱开敬叔的手骨头,窜上房梁保平安,“还有!老子是男的!就算是猫那也是公的!”

“嘁。”敬叔似乎也能听懂秦沅的猫语,闻言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转身处理桌上食材,留给秦沅一个充满嫌弃的背影。

喵!?至于这样吗?

“小姐稍等,老奴立刻去准备晚餐。”敬叔见夏宸音回到客厅,优雅地撩起自己的长袍,朝夏宸音行了个礼,才拎着食材去厨房,路过秦沅所在房梁下时,冷幽幽地冒出一句,“你,已经失去灵魂了。”

哈?

“你别在意,他只是平时沉迷于……一些小说。”夏宸音见秦沅依旧躲在房梁上,难得主动开口解释道。

“哇呜,我竟然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是沉迷于哪一类小说。”秦沅抖落自己一身鸡皮疙瘩,轻身跃下房梁,“我得回去找老鬼了。”

言罢,不过眨眼,秦沅便窜回了自己的院子。

“敬叔。”

“小姐有何吩咐?”敬叔从厨房探出头,疑问。

“以后在他面前,莫要胡言乱语。”夏宸音捏了捏自己有些麻木的肩膀,看着秦沅离开的方向,总觉得这只猫的动作,好像比之前更快了。

“哦!我知道,帝国高贵的公主殿下,也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爱上她的花匠。”

“……我说的不是这个。”

“小姐放心,老奴该有的分寸还是不会少的。”

“老鬼!”

“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高兴?”老鬼语气迷糊,似刚从睡梦中转醒。

“哈!不告诉你!”

“你个兔崽子……”

“不过喵,咱们从今晚开始就有热饭吃了!”秦沅将半斤卤肉放进贡碗里,哄着祖师爷把门打开。

“你这话听起来,咱们之前过得是有多惨?”老鬼分得一片卤肉,入口间热泪盈眶,确实是很久没吃肉了!

秦沅窜回自己的房间,摸出手机独自折腾半晌。

“你躲里面做什么?”等老鬼慢吞吞地爬进来,只看见秦沅抱着手机在床上翻滚。

“惊喜!啊对了!”说着,秦沅风一样窜到隔壁院子,不一会儿,又窜回来,继续折腾。

……

是夜,救护车的声音划破晚风,引起无数迷茫之人的驻足。沿江公路的转角处,警戒线中央,九辆同时追尾的轿车,此刻正安静的停留在一片血泊之中。

“可恶,明明只差最后一点!”

“当时突然出现的一阵花香味,到底怎么回事?”

“只能说明有人坏事!”

江风寒凉,一阵若有似无地黑雾在车底盘旋,细听,有窃窃私语。

“已经被追踪,再制造一起车祸已经没那么容易了。”

“那怎么办?去医院把那个幸存者……”

话未言尽,只见四周一圈红色光影骤缩,将来不及挣扎的黑雾全数包裹其中。

红衣道袍者指尖符纸轻扬,落在光影之上,霎时,火光撩撩,悉数化为灰烬。只余几缕青烟,收入壶中。

……

“喂,你好,请问是卫词的家属吗?”

“对,我是,请问您是?”

“我们这里是B市中心医院……”

“哥!”卫莜急匆匆地赶到医院,却见自家大哥正气色红润地坐在病床上,脑子一下子没转过来,“你没事吧?”

“我没事儿!你哥命大着呢!”卫词证明似地举了举自己的胳膊,表明自己没事儿,招呼卫莜在床旁坐下,“你怎么来了?”

“这话得我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卫莜来时在医院大厅见到不少人在哭闹,心中更是一慌,好在卫词并无大碍,“医生说你出了车祸,但是……”

“这件事情呢,说来话长,其中缘由就涉及到另一个你并不熟悉的世界了。”卫词啧啧了两声,语气间似有些不情愿,“但这次事情多少和你有些关系,我得给你讲讲咯。”

卫莜心中咯噔一下,第一反应是自己做了什么导致大哥出事吗?

“你别紧张,不是大事。”卫词拍了拍卫莜的肩膀,打开病床旁的小柜子,拿出一个看着毫不起眼的纸盒子,“之前也给你讲过某些邪力的事情,和我之前调查的案子一样,此次受邪力影响而导致的连环车祸,无一人生还。我算是唯一一个逃过劫难的。”

“这是?我给你的桂花糕?”

“嗯,这就是我说这件事和你有关了。”卫词乐观地笑了笑,“我车里的事先准备的那些符纸都没起到作用,倒是被一盒糕点给救了。所以说,我的好妹妹,果真是我的福星啊!”

事实一时让人难以置信,卫莜接过盒子,一打开,浓郁的香烛味道铺面而来,而原本放置其中的桂花糕,早已化作灰烬。

延伸阅读

雅豪酒店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ur3u.shtml
雅豪酒店加盟陕西雅豪商务酒店是由陕西雅豪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独资,按照高标准打造的一家豪

金象珠宝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6xlb.shtml
金象珠宝在印尼雅加达创立,以第一家珠宝店为起点,金象珠宝开启了追求卓著珠宝品牌之旅,

白急便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nk0c.shtml
白急便干洗在日本国内拥有127加连锁企业、370家正在运营的工厂、12000家经销店

星星点灯灯饰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dtex.shtml
武汉星星点灯灯饰,是专职从事灯、灯饰、灯具、照明电器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及推广于一

婴童宝贝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sf1g.shtml
南昌市婴皇世家孕婴童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婴童用品及代理批发国际化知名品牌的母婴

格研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pvfg.shtml
格研电子科技种类齐全,包括各种物液位开关,物液位传送器,压力,温度传送器以及各种架桥

三龙液压泵阀设备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paqd.shtml
三龙液压油泵主要从事注塑机、压铸行业液压泵(变量泵)的代理贸易商家。公司代理新产品有

铭皇干洗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o4p.shtml
铭皇干洗干洗是青岛地区最早的专业洗衣公司,位于南山区深云路西侧,铭皇干洗大楼全心投入

创生医疗器械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uuaz.shtml
创生医疗器械加盟创生医疗器械,主要从事设计、制造及销售多种创伤及脊柱骨科植入物,以及

美迪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gjq2.shtml
我公司位于中国改革开放前沿的深圳,成立于2003年元月,是一家集从设计、开发到加工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八百年才开启系统之立志(8)

    在习武场,叶空没有再对叶浩然提其他要求,不过叶浩然还是吩咐管家给他增加了每月2o两银子的月例钱。不过这笔款项,在负责帐房的二太太那里出了点小障碍。“不能给!这个傻子把哥的手腕上的皮都给yao没了,应该赔给我们做汤药费!”回到房中的叶武厉声阻止道。“是呀,那么混蛋简直太不要脸了,居然站在擂台外还说没输

  • 都市:开局八颗宝钻在线阅读第10节

    天名一上午的时间才过了考核的第一关他心里暗道:一个测修为的考核就有很多人,但也有很多修为不够考核失败的,那这武斗考核的人应该会少了很多吧炎烈在天名前面慢慢地走,同时他也在观察着天名,;“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在武斗考核中只要你胜出一场就可以顺利成为炎家弟子了”炎烈说的是很简单,显然他不怕那些武斗考核的人

  • 求入戏在线阅读幸存

    身后,耀眼的青色风刃正飞速的旋转着,漆黑的夜幕下,幻罗的身影显得十分幽异。一滴滴嫣红血迹正从他的指尖滴下,在雪地上绽开一朵朵红梅。顺着幻罗惊诧的视线网上看,森然的景象不由得让人全身发麻:高高抬起的右手上,一个虚弱的女子正不住喘息着。胸口的血洞和幻罗的手紧紧契合着,嫣红的血液染红了白衣。这个女子,正是

  • 相公有点坏初次相遇

    巍峨雄壮的莽苍山,伫立在天地之间,从天上到地下,千世万世,本来只是孤山一座,却不知在何时,山下多了一座陶勇,久经风雨而不衰,饱经沧桑而永驻。经过了几百年,他守护着大山,守护着大山下的人们,人们不知他的来历,只知道自从有了这座像人一般的陶勇像,他们的日子便很太平,生活非常安逸。人们认为是上苍的垂怜,才

  • 满城都是我马甲第六章在线阅读

    “你能回答问题吗?”贾娜不耐烦的说道。“哦,哦,我叫严樂乐,今年26岁。”我反射性的回答道,那个汗啊!我回答的这是什么啊!“哈哈···”爆笑的声音“好吧,我承认我回答的很菜,但是,总要给点面子吧!怎么说我都是女的耶!”我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我马上把嘴捂上了,我一抬头,我靠,面前的三位仁兄的脸就像调色盘

  • 论感化反派的正确姿势哎呀嘛呀要迟到了

    “对……”顾盼兮回忆了一番,点着头说道:“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怎么啦!?你给我打电话是为了提醒我吗!?”“大姐,在你心目中的我有这么无聊吗!?”电话另一边的刘一天,无声地翻了个白眼,接着不怀好意的说道,“我呢,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善良。”“你善良!?”顾盼兮立刻不敢置信的打断道。“哎!?你还不相信

  • 生肖与轮回在线阅读龙纹刀

    雷克斯等了一会儿之后,进入里屋多时的胖老板终于抱着一件用黑布包裹着的东西出来。“哐当”胖老板将怀里的东西砸在了柜子上,发出了响声,听声音就知道这东西分量不轻。雷克斯好奇的看去,只见柜台上面——一把菜刀!长度大约一尺,刀身被黑布包裹着,仅留一个刀把留在外面。雷克斯好奇地拿起这把菜刀,入手一沉,微一掂量

  • 哭大点声第9章在线阅读

    被踢屁股的那个守卫怯怯地答道:“好汉,我们是龙龙龙龙劲广的部队,因大部队在前面仓促应战,我们班便被临时派到此处设卡。此路除了我们这个哨卡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哨卡,我们就不清楚了,估计上头长官只考虑派兵去攻打护国军,还没来得及派兵封锁整条道路。”李驭龙不想为难已缴械的敌兵,但为了防止他们背后开枪下黑手,便

  • 我成了情报大师在线阅读第2章

    宴衍期待而忙碌,月余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原来仅供一人住的竹屋翻修一新,面积扩大了三倍有余。墙上、桌上、檐角随处可见精致小巧的玩具杂耍。他还特意做了四个竹制风铃,挂在;竹屋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风一吹,风铃晃悠悠的,叮铃铃响,好不动听。九个山洞也俱都打扫了一遍,添了些新鲜物件。一些准备妥当,只等小孩来啦!这

  • 特种兵:全球都在等我苏醒!之父亲(6)

    “那徐总管可知萧如风现在在哪里?”萧翎急切地问道。虽然徐总管不知道她为什么情绪如此激动,但他知道客人的隐私最好不要随意探知。“听说是在城南的一座老宅里。”他想了想说道,没有多问。“多谢徐总管。”萧翎抱了一拳,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父亲和母亲了,“我们还有点事,就先行离开了。”“二位稍等,徐总管掏出一个